• +001 458 654 528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 陳遇西下巴昂起,緩緩吐出一個白色的煙圈,臉上隱約洋溢着春風得意。

一番吞雲吐霧之後,剛才因為開會產生的疲睏感漸漸消散,腦子裏的思緒也重新活絡起來。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隨口便問了身旁的女助理:「今天有什麼和褚臨沉相關的勁爆消息?」

女助理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搖搖頭,「沒有,那位褚少瘋癲的事情鬧了這麼久,現在都已經人盡皆知了,還能有什麼更勁爆的消息嗎?」

聽到這話,陳遇西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只覺得索然。

手裏剩餘的半支煙,被他毫不客氣地摁滅在了桌沿上。

「忙你的去吧。」

打發了女助理,他快速拿出手機,點開了新聞軟件。

在冷著臉看完之後,他臉上只剩下了陰鬱的怒意。

翻開手機通訊錄,找到一個號碼撥了過去。

電話一接通,他就迫不及待地表達自己的鬱悶不滿:

首發網址et

「你不是說kenney會把這件事情辦妥嗎?怎麼現在網上一片風平浪靜的,我連半句跟褚臨沉大鬧褚氏集團驚動精神病院的消息都沒有看到,甚至褚氏之前的負面新聞也全部都壓下去了!」

電話那頭,傳來褚雲希遲疑的聲音:「大概是褚氏出手了。我問過kenney,現在的情況,他也是無能為力。」

「之前不是都好好的,現在突然就不行了?」陳遇西表示懷疑。

輿論是陳氏打擊褚氏最好的方式。

之前,褚氏受輿論影響,市值大跌,合作商紛紛解約,陳氏藉機從中撈了不少好處。

這種既不費力氣,又有利可圖的事情,陳遇西做得很開心,他爸對此也很滿意,所以一番考慮過後,讓陳雲致滾蛋,自己則成功上位。

現在斷了這條路,他並不是很有自信從其他方面去跟褚氏對抗。

陳遇西擔心的是自己目前的准繼承人身份會被他爸一句話收回去,重新交給陳雲致手裏。

他咬着牙,重重地說道:「總之,讓kenney不管想什麼辦法,都要把網絡輿論的優勢給拿回來!」

說完,不忘拋出一句誘惑:「扳倒了褚氏,讓陳氏壯大起來,以後我的就是你的。」

褚雲希似乎滿意地笑了下,回應道:「好,我待會兒再跟他商量一下。」

電話掛斷。

她臉上的笑容頓時轉變成了一絲譏諷的冷笑。

「陳遇西?」

蓄著長發,妝容精緻的kenney看着褚雲希,問道。

褚雲希點了點頭,並沒有打算多說什麼。

她環視了一圈四周。

來來往往的人,醫生、護士、病人和家屬……

看了眼走廊上方的指示牌,婦產科往二樓去。

她面無表情地說道:「走吧。」

說完,率先邁步往前,穿着高跟鞋的kenney緊緊跟上。

兩人乘坐扶梯上到二樓,在準備去簽到時,kenney妖嬈的眉宇間流露出一抹遲疑。

他快步上前拉住了褚雲希的手,微微吸了口氣,這才鼓足勇氣再次確認:「雲希,你……真的想好了,這畢竟是一條小生命……」

褚雲希面無表情地瞥了他一眼,「我不是跟你說的很清楚了嗎,等這件事結束后,我肯定是要跟陳遇西離婚的,這個孩子不打算養,留着也是個麻煩。」

「你要是嫌麻煩可以把孩子給我養……」kenney脫口而出,說完,看到褚雲希眼裏露出的幽怨,便立馬後悔了。 「你們兩個準備好了嗎?」

如果你們準備好了,我現在就幫你們提升實力,當然了沒有準備好,也沒有關係,最多到時效果差一些,不過雖然你們的心境才提升沒有多久,但現在時間上有些等不及了,時間不等人,到時你們在裡面多適應一下吧!

說完凡楊就將自己的功德金輪打開,開始對二寵進行灌頂,這次明顯要輕鬆不少,一是因為凡楊的實力提升了很多,二就是凡楊的功德金輪就快圓滿了。

在諸多的有利條件下一切都還正常,加上是兩強相結合的情況下,這次灌頂過程,進行得很順利,而二寵也由至尊境,直接提升到了神人境,不但是這樣,還有衝破神人到架式。

雖然凡楊很輕鬆的樣子,但是二寵的感覺就沒有那樣好了,只能被動的接受這些知識和能量,一開始他們還能幫著引導,可是後來慢慢的他們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掌控。

在的去控制的那一刻,他們有些舒服了,而這樣的情況,這讓他們很害怕,但是並沒有太多的擔心,這算是一個矛盾的心理。

其實他們害怕的是,自己一時半會適應不了,不用擔心的原因當然是相信凡楊了,他們相信凡楊不可能騙他們,也不可能做出傷害他們的事情,所以他們完全都不用擔心。

如果非要說擔心的話,那就是擔心提升太多了,到時不能參戰,以前他們面對的那些是因為他們自己太強了,不值得他們動手。

後來因為一些原因不能出說,到現在他們出不出手都意義不大了,因為他們這才發現,原來他們誰都是不是這些人的對手,這個轉變就在十幾年間,感覺比他們經歷的心劫還多!

其實他們現在並沒有別人想的那樣好過,他們現在不但身體上的,還有精神上的雙重疼痛,讓他們都不得不大叫出來。

看著二寵那痛苦的樣子,凡楊一開始有些不忍,但看他們就只是痛得大叫,沒有什麼別的不適后,就放棄了,那個想法。

本來他想斷了二寵的灌頂的,但現在現他覺得他們還能堅持一些,不過在副職的灌頂上,他選擇了一些對他們有用的東西,沒有用的職業凡楊都沒有傳給他們,因為這裡面的知識點太多了,凡楊怕一不小心將他們的腦袋弄炸了。

雖然相信他們的頭蓋骨,但是也不能做得太過了,如果做得太過了,那就有違本心了,想到這裡凡楊將灌頂的速度慢了下來,這樣的話對他們來說要好受一點。

不過他們最後也只是突破到了神士頂峰,沒能到達神將級,對於這一點凡楊有些遺憾,但是看到二寵的樣子后,他覺得也許這樣的結果也不錯,至少他們還都是正常的,雖然沒有達到自己期待的結果。

凡楊灌頂完后,就出了修行室,裡面有時間加速,相信他們很快就會出來了,是時候聯繫域外軍了,這次讓狗子他們也參與進去吧!

至於自己,好像真的沒有必要參與進去了,如果自己參與進去就有些太欺負人了!因為現在凡楊的修為高出太多了,一般人還真看不上。

不是因為凡楊的眼界高,或者說凡楊變了,只能說凡楊對實力不如他的人,一直都不感興趣,就像長大了對螞蟻這樣的生物,一點也沒有興趣了一樣,還然了,還有的就是因為現在他的修為高了,所以才會眼光就變高了……

域外戰場,將軍府書房,看到要求接通的名字,將軍有些不解,因為凡楊平時都是沒有事不和他聯繫的,可是這邊前不久才聯繫的,不可能這樣快就又有事了吧!

想了一下將軍接通后問道:「凡楊你乍這個時候聯繫我,是要開打了嗎?還是說有別的事情」。

恩,我覺得我們可能要行動了,我在等狗子他們出關,他們出關后就可以行動了,我讓他們來幫你們,至於我的話,我就不過來了。

你不來了,你不來的話,總感覺會少點什麼,那好吧!

不過那兩傢伙,現在都什麼實力了,如果太低的話,可不要弄到我們這邊來,我們這裡可不養閑人的!

他們啊!哎!資質不太好,只幫他們提升到了神士頂峰,本來說要直接提到神將的,結果他們的底蘊不夠,這也怪他們自己,他們自己平時不乍努力不說,還常偷懶,我拿他們也沒有辦法,不過自己家的寵物,也只能寵著,還能乍的……

將軍這時好像說一句,你家還缺寵物嗎?

聽到凡楊的話,他深受打擊,原來提升實力這樣容易的嗎?如果自己想要提升的話,是不是也可以找凡楊幫忙。

好像是看出將軍的想法,凡楊接著說道:別看我這個能力很逆天,但是有限制的,所以你就別想讓我幫你提升了,就算幫你提升也不會像他們這樣多,因為他們和你們是不同的。

凡楊你小子這話就說得不對了,說得我還不如他們一樣,這樣的話,聽著都讓我感覺很難過,不過你真的可能為我提升嗎?

當然能了,只要不超過神帝,應是是沒有問題的,你如果沒有問題的話,那我們到時在聊吧!我還要做一些安排,雖然感覺我自己的實力夠了,但是很可能就有意外的事情發生,所以還是多做一些安排的好。

對付魔族的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用得上域外軍的,就吱一聲,到時我們一定會到場幫忙的,那就這樣掛了吧!說完凡楊這邊就看到一個黑屏的場景。

凡楊有些無語,這邊叫自己吱一聲,自己這邊還沒有說那邊就掛了,這將軍是幾個意思,這是想說他只是說說而已嗎!

而這時域外軍將軍府,將軍書房,一個中年男子,在那呆愣著,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沒有想到,自己會受打擊的一天,特別說凡楊說的那句,只要神帝以下都可以的話。

這是人話嗎?

還有從這個信息中,他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凡楊很可能在神帝境了,或者說他很可以超越神帝境了,可是凡楊這才閉關多久,這乍可能……

老祖你說凡楊說的是真的嗎?

哎!我勸你還是放棄和他比的想法罷,我現在都越來越看不懂他了,他具做的境界,如果他不主動亮出來,我也不知道。

他有這樣厲害了嗎?要知道老祖你可是……

可是凡楊就是那個變數,這樣的人我也沒有辦法,不過可以側面證明我賭對了,看來以後我要升級的可能就大很多了啊!我也呆在這個境界好多年了,是該動一動的時候了。

聽到這話,將軍有些無語,你一個器靈,你還想升到什麼地方去,你本來升級都困難,還好多年都都沒有動靜了,這個不應該是常態嗎!還有說什麼該動動的話,這是認真的嗎?要知道器類升級,可不和人類升級一樣。

如果是在低階的時候,器類想要升級還是很容易的,但是如果成長到一定境界后,那就很麻煩了,特別是有器靈的一類,他們不但要願力,還得有足夠的能量和材料,還有一些還得有特殊的東西才可以升級。

他不知道自家老祖憑什麼說,自己或以升級了,難道是因為凡楊,可是就算凡楊很厲害,也不是什麼都很厲害吧!

自己就見過他做飯很厲害,別的還有就是陣法很厲害,其它的他是一樣也沒有看出來,雖然都說凡楊是全能的,但是凡楊沒有展現出來以前,他還是不會相信的,因為凡楊不但陣道水平是頂尖的那一類。

就算是修行方面也是,這方面不但是頂尖的一類,就算是高級宇宙里的人,也沒有他這樣變態吧!

別人是如何評價凡楊的,他不知道,反正他是覺得凡楊就是一個變態,不但自己可能提升,就算是自家的寵物也可以順帶手的將他們提升了,這種事情他可是從來都沒有想過的。

因為凡楊的變態,如果他還能接受的話,那讓自己身邊的人也以非人的速度提升,那就不是變態可以形容的了,反正一句話,那就是一言難盡!

就在他亂想時,戰幕老祖突然開口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的想法很天真,還有是不是覺得凡楊都是個變態,太超出你的認知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你就得好好反醒一下了。

啊!老祖是我這個心態有什麼不對嗎?或者說我不應該這樣想嗎?我覺得這個好像沒有什麼吧!對我的心態沒有影響啊!

都沒有影響,我要反醒什麼,老祖你沒有開玩笑吧!

沒有開玩笑,不過你最好還是不要知道,如果知道了你會更難過的,對你來說這可不是一件好事,你現在還要知道嗎?

自己明明都沒有問,這老祖這樣說就是想讓自己去問嗎?然後在給我答案,再來打擊自己嗎?

這是不是太過分了,不過老祖肯定想不到自己有一顆堅實的心臟,那怕是對凡楊這樣的妖孽變態,都能淡然處之。

所以他就配和的說道:那老祖你就告訴我吧!

放心吧我心臟還是很大的,經受得起的,你老就給我說說為什麼我那樣想,要反思。

「哎!你乍這樣恁呢!」

你這樣問的話,如果我不告訴你,那就有些對不起你了,那我就好心的告訴你吧!

「我說出來的話,還是希望你能承受得住。」

老祖你就快說吧,是為什麼,不就是幾句話的事情嗎?非要弄得這樣嗎?

因為,你如果有那樣的想法,我和凡楊可能會各打你一頓,然後在合夥打你一頓,現在知道了這個答案意不意外,驚不驚喜,是不是有一種想死的衝動,並且是打死自己的衝動,問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多嘴……

(⊙o⊙)…呃!老祖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可沒有那樣想過,所以老祖沒有機會找到理由打我一頓的。

其實現在將軍心中也慌得一逼,他沒有想到結果是這樣,本來只是想配合老祖演出的,結果沒有想到將自己套進去了,這是老祖的套路嗎?onclick=”hui”

本站提示:暢讀模式無法閱讀請返回源站閱讀! 江阿生本名張人鳳,所用劍法乃是參差劍法,善使一長一短的參差劍。

參差劍,一長一短,一玄一素,一攻上三路,一取下三路,左右呼應,彼此回護,幾近完美。一玄是短劍,一素是長劍,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可是,他磨刀一夜,枕戈待旦,追兵卻遲遲未到。

這似乎與他預測的完全不同。

他不知道的是,他苦等的黑石的高手早已死傷殆盡,連首領轉輪王都被西廠捉了去。

他抱劍而眠,又抱劍而起。

他檢查了一下曾靜的傷勢,發現已然無礙。只不過虧了氣血,這才沒有第一時間醒來。

看著曾靜的病容,江阿生決定去找轉輪王,畢竟,那裡才是源頭。只有這樣才能一勞永逸。

轉輪王的行蹤他無法確認,不過前幾日大雨,他借著大雨的掩蓋殺了鎮上的肥油陳,從那裡截獲了百萬銀票,同樣也知道了轉輪王的位置——宮中。

南都城與渙臨鎮,走水路不過半日。

可當江阿生步入都城,卻只感覺心中有些不安。

這南都城,做為大景的留都,有著包括皇城、宦官系統等在內的完整體系。

這其中權力最大,最為核心的便是守備官員,包括由內臣擔任內守備,勛臣擔任的外守備,文臣擔任的參贊機務,共同負責南都的安全。

這內守備,一般就是皇宮的太監總管,即南都守備太監。

這南都守備太監坐鎮內守備衙門,在這南都地位顯赫,權柄極大,不僅管理著稅收,還與外守備共同負責軍事守備。

可是,當江阿生路過內守備衙門之時,卻發現內守備衙門空無一人。

他依照著從肥油陳那裡得到的地址,來到內府,卻發現這裡不過是九品傳信太監的居所。

「莫非,堂堂輪輪王竟然委身內府,在這裡做一個小小的九品傳信太監?」江阿生不由懷疑起了人生。

就在他準備離去之時,他聽到了武器的錚鳴之聲,弓弦拉滿的聲音,他心中暗道一聲「不好」,瞬間就地一滾,躲在了一面方桌之下。

果然。

一瞬間,飛箭如雨,整個房間頃刻之間,皆被羽箭覆蓋。

箭雨一停,數個頭戴圓頂頭盔武林高手,破門而入。

江阿生看到這些人的打扮,不由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