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lanqiushaonianwang.cyou 300 true 0

「不用謝,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0 Comments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今夜無眠。

位於臘戍機場的遠征軍指揮部燈火通明。

楚天舒,羅亮迂迴近衛師團身後,在蒙鎮對日軍近衛師團的炮兵輜重聯隊發起突襲。

胡鏈,鄭沖也在阿蘭繆趕着同樣的事情。

饒國華,甘麗初,余韶,收復英國人棄守的卑繆。

陳離,蘇海部突襲仰光。

這是入緬作戰以來,遠征軍最大規模的軍事行動。

一戰定乾坤。

小鬼子哪怕從中國戰場或者本土抽調兵力,畢竟有個運輸過程。

即便是匆忙趕來,恐怕在緬甸被分割的部隊,已經奄奄一息了。

遠征軍完全可以再次組織兵力,圍點打援。

「鄧,周,你們川軍是頂頂優秀的,入緬這仗鏖戰,贏得了我們英國人的尊重!」

亞歷山大奉命進入四川時候也沒有能夠想到,喪土失地的國民政府裏面藏着這樣一支雄兵。

也沒有想到,鄧錫候,周小山指揮的入緬作戰,如此穩健。

史迪威輕笑起來。

就在一年多以前,傲慢的英國人還在借口避免日本人進攻,關閉了滇緬公路。

還侵吞了國民政府幾船補給。

國民政府宣稱物資還屬於大米粒堅,國民政府還沒有接受,要求英國人歸還給大米粒堅,官司都打到華盛頓了。

在羅斯福總統的干預下,才返還物資,重開滇緬公路。

如今眼看着日寇兇殘,川軍強悍,入緬中央軍也非常能打,不僅承認遠征軍的戰力,還願意掏錢武裝川軍。

這對於傲慢的英國人,太不容易。

「亞歷山大將軍,口頭表揚,在四川人看來,是虛偽的表現,面子功夫我們也會做,眼看着我們要收復仰光了,可是你們答應提供的彈藥呢?準備的軍械呢?」

戰局打成這樣,周小山還是很有成就感的。

歷史上,孫立人帶着遠征軍第一軍收復仰光,已經是1945年1月的事情。

其中還經歷了被切斷後路,敗走野人山,鬼子打到了保山騰衝,打到了中國國境。

等光復整個緬甸,暹羅成了盟軍,盟軍也接受緬甸當地勢力倒戈。

日本人就差不多也快投降了。

一開始全力支持祖國抗戰的華人,華僑,在這場戰爭中成了最大的輸家。

工廠,莊園被掠奪,財富化為飛灰,連苦主也性命不保。

在抗戰悲壯的歷史中,淪陷的大片山河裏,上演這樣的局部反攻,着實讓所有的中國人心酸。

「鄧,周,你們不能不講道理,我們協議剛剛才通過國會,你們的彈藥樣本也剛送到印度,變成彈藥,再從印緬公路運輸過來,這需要時間!」

「可是我們的彈藥打光了,要知道我們擊敗鬼子六個師團,消滅只是時間問題!」

是哦,彈藥才是最要命的東西。

周小山已經致電給龍雲,永州在雲南建設彈藥廠庫存,全部拉到緬甸來。

聽見周小山開口,鄧錫候,劉文輝連忙附和。

「就是,鬼子援軍從國內船運過來了,你們的彈藥,不會比日本人更晚到達緬甸吧?」

「這場戰爭打完,川軍的彈藥見底,到時候別怪我們撤出仰光,讓緬甸南部再次落在日本人手上!」

「鄧,周,劉,你們聽我說!」

聽完翻譯的話,亞歷山大再次舉起雙手。

「英帕爾有英式的裝備,如果你們願意放棄你們的武器,使用英式武器,要知道,湯姆森造價昂貴,我們沒有得到授權生產,只能給你們提供斯登式!」

「鋼管工發明那個?成本幾美元?」

「不,如果你們不嫌棄駐印軍使用過的舊貨,我們也有湯姆遜衝鋒槍,只是口徑跟你們四川造的不一樣,我們大不列顛國還可以提供兩個團的瓦倫丁坦克!」

周小山恍然想起,英國軍隊最早就裝備的湯姆森衝鋒槍,還是向大米粒堅訂購的。

二戰爆發后,戰場需要的槍支數量太多,運輸湯姆森的船隻又被德國人潛艇擊沉。

他們才用斯登衝鋒槍應急。

「M2的彈藥呢?」

「大不列顛國沒有裝備M2,只有布倫輕機槍和維克斯重機槍?我保證兩個月內運輸到英帕爾的槍械彈藥可以武裝兩個中國師。」

在場的都是內行,民國軍隊武器都是萬國牌的,亞歷山大一開口,他們都知道什麼東西了。

布輪輕機槍是英國版的捷克式,維克斯重機槍是英國版本的馬克沁。

彈藥口徑跟原版不一樣,用的英國7.7口徑彈藥。

遠征軍中央軍部分換裝還是很不錯的,對於川軍,除了拿兩個團的坦克,其餘都有些雞肋了。

英國人儘力了,周小山又望向了大米粒堅這個傢伙。

「史迪威將軍,能不能從南太平洋繞道印度洋,給我們運輸一批彈藥?我們在大米粒堅工廠雖然被收購了,一直沒有中斷生產,聽說倉庫也有我們需要口徑的子彈!」

「這需要聯繫,我先發電報給大使館,讓他們報上去!」

在場的人都清楚,仰光,同古,仁安羌這幾仗下來,絕對可以打掉川軍兩個批次運輸的三分之二彈藥。

日本人在中國大陸瘋狂抽調軍隊。

鬼知道這些鐵憨憨會不會再次扎到緬甸來,下一場戰爭,會有多大的規模。

湯姆森,M2沒了彈藥,連燒火棍都不如。

看着史迪威陳懇的點頭,周小山對他能短時間搞來彈藥也不報太大希望。

「對了,林霞,給劉伯龍發個電報,小心鬼子迂迴偷襲曼德勒!要是小股迂迴部隊和緬甸當地的偽軍都擋不住,我要了他的腦袋!」

其實周小山想把劉伯龍派到仰光去的,想了想,曼德勒空虛,趙沛詩帶着二十二集團軍輜重團,運輸團,野戰一醫院還在那裏。

哪怕有個雜牌師在身邊,趙沛詩心裏也會踏實很多。

打完17.18師團,讓余韶和劉元塘去英帕爾,接收運輸裝備回來,駐守曼德勒。

「林霞就在這裏坐着,我去發!我順便問問幾個混賬,開打沒有!」

賀國光看着林霞起身,連忙招呼她坐下。

也不知道胡鏈是不是跟陳離,楚天舒一直在通電報。

賀國光覺得他也學壞了,前沿都打到白熱化了,才發電報回司令部報告。 「你這就學會了雙月之術?」

聖凌焉難以置信的看着張汐,哪怕親眼所見還是難以相信,這實在太過匪夷所思。

一個從未修鍊過皓月功法的人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雙月之術修鍊成功,這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認知。

張汐雙手結印,背後的雙月再次浮現,一股浩瀚的氣息伴隨着一股月光油然而生,在雙月的加持之下,她的力量似乎是之前的兩倍,「承蒙聖宗主賜武技,這雙月之術果然名不虛傳,不愧是傳說中的武技。」

張汐之前對雙月之術並不是很感興趣,但當她了解其中的奧妙之後,只能由衷的說一句『真香』。

「嘶……」

聖凌焉幾人不禁倒吸了口涼氣,眼中寫滿了震撼之色。

當時在雙月秘境的時候,她是直接接受雙月之術的洗禮,就這樣還用了大概半個時辰的時間才將雙月之術修成,而張汐還只是通過她的口傳,之前還未修鍊過皓月功法,卻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將雙月之術修成,這份天賦果真讓人自愧不如。

在沒有遇到張汐之前,聖凌焉一直覺得自身天賦絕佳,也是極其驕傲之人,但見識了張汐的天賦之後,她的天賦在張汐面前彷彿不值一提。

一邊的江塵也是看的目瞪口呆,臉上不禁揚起了一抹迷人的笑容,低聲喃呢道:「不愧是紫色氣運者,這種級別的武技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修成。」

「只是可惜這份機緣似乎還不足以讓張汐的氣運提升。」

想到這裏,江塵愈發感覺到紫色氣運的恐怖之處,就連傳說中的武技都無法讓她的氣運提升一星半點。

「她的天賦竟是如此可怕,難怪江長老會傾心與她,不過……這兩人倒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聖凌焉意味深長的看了張汐一眼,眼底深處竟是閃過了一抹羨慕之色。

隨即,聖凌焉神色無比誠懇的看着張汐說道:「公主,不知是否願意加入皓月宗,你若願入皓月宗,我願將宗主之位讓與你,我相信在你的帶領之下,皓月宗將會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

「宗主……這……」

張汐對這種事壓根就沒有興趣,再說了她一個楚國公主,在天湘國擔任宗主,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可還不等她將話說完,聖凌焉又連忙道:「你先別着急拒絕,既然你能修鍊雙月之術,這意味着你與皓月宗有着不解之緣,皓月宗也定可給你帶來不一樣的驚喜。」

「有些事乃是上天註定。」

聖凌焉語重心長的說道。

她知道很難將張汐留下來,但為了皓月宗的發展,她必須得要想盡辦法,用盡全力將張汐留下。

哪怕付出她宗主的位置也在所不惜,對她而言宗主之位不重要,她一直將皓月宗的發展放在第一位。

顯然,張汐比她更適合成為皓月宗宗主!

「宗主,我這人自由散漫習慣了,真的不適合,但宗主對我有恩,日後皓月宗有難我定當出手!」

張汐能夠感受到聖凌焉的誠意,但她對於名利真的沒有太大的興趣,很是直接的拒絕道。

雖說早在意料之中,但聖凌焉還是不免有些失望,經過一番沉思之後,聖凌焉沉吟道:「不如這樣,你跟江長老一樣同為皓月宗名譽長老,如何?」

她知道張汐也定非凡人,未來成就也是不可限量,又一根大腿送到眼前,聖凌焉又如何會輕易放過?

聞言,張汐下意識的看了江塵一眼,似乎是在徵詢江塵的意見。

江塵當然沒有意見,朝着張汐點了點頭,至少目前而言成為皓月宗的的名譽長老是百利而無一害。

「好,我願意成為皓月宗名譽長老。」

張汐微笑着點頭答應。

聞言,聖凌焉大喜,雖說張汐沒有成為皓月宗宗主,但身為名譽長老這也足以讓他們綁在一條船上。

抬手間,聖凌焉又是拿出一堆極品靈石,將其遞給張汐,笑道:「張長老,我知道你身為楚國公主不缺靈石,但規矩總歸是規矩,這是身為名譽長老一年的供奉。」

張汐道謝一聲,笑着將極品靈石收了下來。

「江長老,張長老,之後還請隨我去一趟皓月峰上,正好讓皓月宗弟子也認識認識你們。」

聖凌焉將其熱情的說道。

「好!」兩人紛紛點頭,異口同聲的說道。

「咚咚咚……」

之後,伴隨着皓月鐘的響起,所有弟子在皓月峰之上集合,看上去黑壓壓的一片,極其壯觀。

「皓月鍾居然又響起了,這次肯定跟雙月秘境的消失有關!」

「好端端的雙月秘境居然消失了,這對我們可是個不小的損失。」

「你們說會不會是因為江塵的原因,之前都好端端的,他來了之後雙月秘境就消失了。」

雙月秘境那邊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自然是逃不過皓月宗弟子法眼,這讓她們一時間人心惶惶。

「咳咳咳!肅靜!」

聖凌焉聽着底下嘈雜的聲音,一聲怒喝一下,全場頓時雅雀無聲。

「雙月秘境消失,但這對皓月宗而言是不可多得的好機會,爾等勿要心慌!」

「雙月消失,皓月而升!」

「另外……從今日起,江塵與張汐公主便是皓月宗名譽長老!」

此言一出,便在皓月宗掀起了滔天波瀾,皓月宗弟子瞬間炸開了鍋。

「名譽長老?一個男子成為皓月宗名譽長老?」

「為什麼啊?雖說江塵師兄幫了皓月宗不少,但也不至於成為名譽長老吧?」

「我估摸著這事兒肯定跟雙月秘境的消失脫不了干係!」

她們對張汐成為名譽長老並沒有什麼意見,畢竟張汐年紀輕輕便達到了天武五重,實力擺在這兒,而且她本身便為女子,符合皓月宗的規矩。

Previous Post
「你說錯什麼了?」沈初雲拿著手上的餐盤起身,「妹妹不說,我都快忘記了。」
Next Post
本來他們如果悶頭跑的話還是有可能讓某個人殺出重圍的,只要那個人能夠衝到安全屋,那麼就算其他人陣亡了,也算是通過這個關卡。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