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458 654 528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去死吧,你個厲鬼!」

隨後,口中念念有詞,一會閉眼一會睜開警惕的瞪着我。

見老子不為所動,他越來越慌張,甚至不停後退,伸手招呼旁邊的人。

順着招手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了一些別的人。

就趴在床底下,一個勁的擺手,看出來是怕的不行。

還拿了兩個盆,放在自己的面前。

我咳嗽了一聲,將額頭上的符咒摘了下去。

剛想解釋,最前面的男人撲通跪了下來,抓住我的大腿,又哭又鬧。

「大爺,我錯了,求求你不要跟我一般計較!給你跪下了,給你磕頭!」

說着,居然真的開始叩頭!

這操作給我整懵逼了,要給他扶起來,這傢伙那叫一個犟種,死活不肯起來,好像老子能把他吃了一樣。

「你看清楚,我是人,不是鬼。」

「別騙我了,在這種地方出來的,怎麼可能是人呢?我們在這裏被困那麼久,是不是鬼一眼就……」

咣當!

也沒必要跟他解釋,當即就是一腳,將他踹在牆上,活動了一下筋骨。

鬍子男愣了好半天,倒在床上的時候才反應過來,猛地站起身,像看到國寶大熊貓迅速跑到了我的面前,來回打量。

「真是活人?」

一聽到是陽間來的,剩下躲在床底下的,興奮的不得了,蠢蠢欲動,想要出來,但都忍住了。

可能怕臨時出什麼變故。

我在心底冷笑一聲,這些就是傳言中厲害的大師?一個個的,跟慫逼沒什麼區別!

「下次陰陽電梯出來,咱們可以一起上去。」我說完后,那些道士才一股腦的鑽了出來,好像終於確認老子是活人了。

其中的兩個迅速的拿起倒在地上的門,趕緊將門口糊上。

「那麼小心?」我問道。

「嗨!」大高個子嘆了口氣,「沒辦法,都是習慣。之前我們躲錯了房間,有個綠頭鬼直接將其中兩個同伴生生撕碎,並烹了肉。」

「人肉?」我問道。

聽到這個詞,旁邊的小瘦子忍不住乾嘔。

「那個味道,想起來……嘔!不行!對不起!」

高個子用大拇指指著小瘦子道:「她膽子小,新兵蛋子一個,不用介意。」

數了下在場的人,除了我之外總共四個,還有一個人總是蹲在角落處,手裏拿着筆記本,也沒開機,但還是在上面敲敲打打。

從出現到現在,這傢伙連個自我介紹都沒有。

過去跟他打了招呼,這小伙只是遮了遮帽沿,敷衍的點了點頭,隨後繼續打字。

「他是個死宅男,平時說話都是靠電腦,現在沒電了,咱們算是在陰間地盤,如果充電,很容易被發現。」

高個子解釋道:「然後就故意將他的充電線藏了起來。」

在說這些的時候,他的聲音很低,幾乎貼着我的耳朵,生怕被對面的技術宅聽到。

好在技術宅的世界只有電腦,並沒有把他放在眼中,大概率沒有聽到。

「看你挺年輕的,沒想到力氣那麼大,雇傭兵出身?」鬍子男問道。

「也是接了那家的委託,還真是夠坑爹的!早知道是個陷阱,就不該來!」

「什麼委託?」我皺了皺眉。

高個子見我不知道,並沒有明說。

他道:「不是委託?那為什麼來這裏,可別說僅僅是好奇?」

我抽搐了一下嘴角,這個理由確實也有,但說出來非但不會有人信,反而過於凡爾賽。

「人家說不定有別的事情。」小瘦子替我解圍道。

他確實長的過於瘦小,戴了一個貝雷帽,梳着幹練短髮,皮膚不錯,看着像個女生。

「我們都是委託過來的,先前死的兩個也是,只不過有先後順序。」鬍子男解釋道。

「主要是錢多,要不然誰過來?當初說的和進來感覺完全不一樣,只說醫院鬧鬼,上面經常傳來動靜,要找個厲害的大師來看!」

「然後呢?」

「就過來了!可沒想到,一進入電梯,就碰到個渾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男人,等到電梯門再開,居然到了六樓,簡直跟變戲法一樣,我都沒覺得電梯上升。」大鬍子男驚訝道。

這跟我的經歷實在太相似了,於是急忙追問道:「是在五樓?」

「不。」他搖了搖頭,「當時一樓的廁所壞了,我特意跑去二樓,然後直接坐的電梯。」

「奇怪的是,沒有六層的按鍵,明明在一樓的時候,老子有看見,只是從來沒按過。」

「一樓的不好使,根本按不動!」瘦子當場道。

我摸著下巴分析道:「大家遇到的情況幾乎沒什麼分別,最關鍵的問題是,那個黑衣服的男人是誰?」

「我知道。」鬍子男說道,「是領路人。」

「那是什麼?」

「道經上說過,陰陽交界處會出現這種怪物,將人從陽間帶到陰間之後,就會消失不見。」

「怪不得。」鬍子男感慨道。

「出來的時候,僅僅一眨眼,那傢伙就消失不見了,真他媽的邪門!」

「這位兄弟,怎麼稱呼?」鬍子男轉過頭來問道。

「我姓劉,劉子龍。」

。 「沒錯,陛下,諸葛神弩正是出自我們唐門!」

「這是一種就算是普通人也能使用的武器,而且威力巨大,能傷到魂聖級別的魂師!」

「如果由訓練有素的軍隊進行使用的話,效果肯定更強!」

玉小剛一邊說著,一邊取出了一件諸葛神弩出來。

「真的?普通人也能使用?」

聽到玉小剛的話,雪夜大帝瞬間就從王座上站了起來,激動的追問道。

「大師,你說的是真的?」

雪崩太子也是無比的震驚。

他們知道諸葛神弩,也知道寧風致的七寶琉璃宗就是靠了諸葛神弩才沒有被完全滅門的。

可是他們一直不知道,原來諸葛神弩擁有這麼強的殺傷力,並且普通人也能使用。

這代表的意義,可是非同尋常的。

如此強大的武器,如果他們帝國的軍隊全部裝備上的話,那就不用怕武魂帝國了。

甚至,都不需要再聯盟星羅帝國了,他們天斗帝國自己就足以和武魂帝國抗衡了。

「是真的!」

「我知道陛下的想法,我這次也就是為此而來的!」

「我們唐門,可以幫助陛下打造足夠多的諸葛神弩!」

「只要陛下能提供足夠的原材料,我們就能源源不斷的幫助陛下打造諸葛神弩!」

玉小剛一看就知道雪夜大帝在想什麼,他也是為此而來的,所以就直接說出了此行的目的了。

玉小剛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毀滅武魂殿,毀滅武魂帝國。

這次武魂帝國的行為,徹底激怒了兩大帝國,馬上就讓玉小剛看到了機會,於是就來了。

幫助兩大帝國武裝軍隊,同時還能從兩大帝國身上獲得足夠的原材料。

單就他們一個唐門,之前聯合的那些宗門的訂單都無法全部完成。

和兩大帝國合作,也能極大的促進唐門的發展。

「真的?好!」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

「只要你說的是真的,我們天斗帝國一定竭盡所能的給你們唐門提供足夠的原材料!」

雪夜大帝聽到玉小剛的話,頓時振奮起來。

「陛下稍等,我們唐門還有個條件!」

玉小剛見雪夜大帝那麼興奮,連忙快口說道。

「什麼條件,大師儘管提!」雪夜大帝大氣的揮手道。

「陛下是想要對付武魂帝國,我們唐門也是!」

「只是就憑天斗帝國的話,就算所有軍隊都裝備上了諸葛神弩,也不一定是武魂帝國的對手!」

「所以我們唐門不止是會給天斗帝國提供諸葛神弩,我們還會給星羅帝國提供諸葛神弩,這點還請陛下知曉!」

「只有聯合兩大帝國,才更有把握滅掉武魂帝國!」

玉小剛看著雪夜大帝,說出了他的要求。

原本還非常興奮的雪夜大帝,聽到玉小剛的話之後,笑容頓時微微凝固,眉頭微皺。

他承認玉小剛說的有道理。

可是他心底還是不大願意讓星羅帝國也獲得這樣的武器的。

「我能知道,你們唐門為什麼要與武魂帝國為敵嗎?」

雪夜大帝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問了玉小剛一個問題。

「當然是為了復仇,陛下可能忘記我的另一個身份了,我姓玉,是藍電霸王龍宗的人!」

「而我們唐門宗主,就是我的弟子唐三,他和武魂帝國之間,也有著血海深仇!」

「唐三的父母,都是死在武魂殿手中,並且都死得很慘!」

「所以我們是為了復仇!」

「只是單憑我們自己的話,想要復仇很難,所以我們才願意對外售賣諸葛神弩這樣的武器,願意替陛下和星羅帝國打造諸葛神弩,一切都是為了向武魂殿復仇!」

玉小剛聽到雪夜大帝的問話,神色微微陰霾了下來,隨後滿臉仇恨的說出了個中緣由。

聽了玉小剛的話,雪夜大帝的神色也肅然了起來。

難怪,對方一心想要毀滅武魂殿。

「可以,諸葛神弩這樣的武器,本來就是屬於你們唐門的!」

「說起來,還是我們應該感謝你們唐門才對!」

雪夜大帝看著玉小剛,最後開口說道。

雖然他不是很情願,不過雪夜大帝知道,自己必須答應。

因為諸葛神弩這種武器,本來就是人家的。

目前來說,還是對付武魂帝國才是首要任務。

「多謝陛下!」

玉小剛激動道。

「不用客氣,我能先看一下諸葛神弩的威力嗎?」

雪夜大帝微微一笑,說起來,他還沒看到諸葛神弩的威力呢。

要是諸葛神弩的威力沒有玉小剛說的那麼厲害,那之前說的一切,就都只是空談罷了。

「這是自然!」

玉小剛肅然的點了點頭,然後就把手中的諸葛神弩交給了雪夜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