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lanqiushaonianwang.cyou 300 true 0

「我相信你不會反對這個提議的,對嗎?」黑羽走在前頭,帶著一絲淺笑的語意問到。

0 Comments

「是,我從來尊重黑羽的決定。」綾辻淡淡地回答,沉默了一刻,又補充了一句,「請放心,我會在他需要的時候幫助他。」

「我相信。」黑羽保持著步調,含著笑意,頭也不回地接話道。

在殺了六個時辰魚人怪之後,威特終於看到了升到32級的曙光,也到了該中場休息,吃飯喝水的時間,於是他穿過俱樂部大廳,走向自己的房間,推開大門,除了茶几上放置好的餐品,還有坐在一側沙發上正在喝茶的黑羽。

「多少級了?」黑羽抿了一口茶,淡淡地問。

「31,快32了。」威特說完便坐到茶几面前,拿起餐具開吃起來,時間寶貴,吃完這頓,他計劃打滿32級再行休息。

「照你這個進度,到60級至少需要2個月,滿級至少需要半年。」黑羽直勾勾地看向正在咀嚼麵包的他。

「啊啊,真是個磨人的過程,難道沒有什麼方法可以縮短升級時間嗎?」威特隨口抱怨,隨口問。

哪知黑羽卻肯定地回答:「當然有。」

威特立刻將視線從食物之上挪到了黑羽的臉上:「這種好事,應該第一時間就說啊!」

「早些時候說了你也找不到人配合,等於白說。剛剛,我去接了綾辻回來,她身上唯一的任務暫時擱置,倒是有時間陪你升級,我說的方法要是沒有她的幫助,也是枉然。」

「哦哦?快說來聽聽,綾辻算是熟人了吧,我待會兒就去拉她幫忙。」威特徹底地放下了手中的麵包,向黑羽靠了靠,擺出一臉認真的模樣,打算聽從師傅的諫言。

「方法十分簡單。」黑羽優雅地拿起茶杯又酌了一口,緩緩說道,「那便是,選擇地下鬥技場中相對高級怪物作為對手,但是拉上綾辻陪你一同上場戰鬥。」

「啊?還可以這樣嗎?」威特回想了下地下鬥技場四周的環境,十分不確定地問道,「那鬥技場地旁邊不是站著幽冥使徒嗎?他們能夠容忍這種作弊的行為出現嗎?」

「在我的地盤上,一切皆有可能發生。當然,前提是——在我的地盤上。」黑羽說著臉上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然後緩緩站起身來準備向門口走去,「提示結束,我該退場了。」最後,她如是說。

威特知她話中有話,卻沒有多想。現在沒有比升級變強更重要的事,他可不想再經歷之前被金銀會擄走,遭受嚴刑拷打的可怕過程,所以,現在優先順序第一的事,當然是——找到綾辻。

用極快的速度解決了餐食,威特小跑來到俱樂部大堂,用不著向誰人打探,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吧台正在喝悶酒的紅衣女孩。

威特於是直步過去,說明了來意。

「不要。」綾辻幾乎是果斷就拒絕了。

「為什麼?——喂喂,我們好歹一起斗過金銀會,現在也算夥伴吧?幫幫忙啊。」

「我從來不做沒有好處的事,而且太貴,你請不起。」綾辻淡言丟出自己的理由。

威特恍然大悟,他差一點兒就忘記了——綾辻這姑娘是個毫無疑問的大財迷!

「你要多少報酬?直說吧。」威特無奈地揉了揉眉心,問道。

「一場戰鬥一個金。」綾辻頭也轉地回答。

「你怎麼不幹脆搶?!」

「又不是我求你,是你求我。」

這話一下子戳中了要害,威特半天接不上話來……

大少爺的血液在胸口翻騰了一下——從小也是大手大腳習慣了,倒也不是捨不得身上這些金幣……於是,思索幾秒之後,威特最後還是緩緩嘆了口氣,回應:「成交。」

不多時,兩人便站到陰暗的地下鬥技場地旁邊,綾辻面無表情地站在威特的身邊,從她的身份接過了對戰怪物名冊。

威特一臉新奇地翻看了怪物名冊一會兒,綾辻終於不耐煩了用劍柄將書頁翻到了最後,然後篤定地指著一隻黑色獅子樣子的怪物,對負責的幽冥使徒說:「挑戰黑血怒獅。」

「60銀。」黑衣使徒聲音輕飄地回答。

「怎麼漲價了?」威特不禁問道。

「這是精英怪物,自然貴。」綾辻代為回答。

「好吧。」

威特的話剛落下,綾辻的手就伸到了他的眼前:「60銀的對戰費,加上我1個金的雇傭費用,一共1個金60銀。」

「什麼?……1個金里不包含報名費嗎?」威特無奈地嘆了口氣,還是乖乖從口袋裡掏出了錢來。

綾辻淡然地收起自己的雇傭費,然後將60銀交到幽冥使徒的手中,一把拽過威特的領口,就拖著他向鬥技場地內走去:」時間寶貴,為了讓你感覺物超所值,我們現在就開始戰鬥吧。「

「喂喂,輕一點,慢點走……」威特一邊想要擺脫掉這不舒服的行走姿勢,腦子裡一面升起了一陣不好的預感…… 愛德華感覺很累,就像操心的老媽子一樣。

擔心這,擔心那。

警局裏的事,要他操心,家裏的事也要他操心。

好在家裏的女孩足夠乖,沒有給自己惹出什麼麻煩。

交代了女孩一切事宜。

愛德華就直接去了警局。

一路安然無恙。

到了警局前,順道把車子停在警局對面的停車場里,拿上了放在後座的書《活着才有希望》,看了眼時間,非常準時,距離九點半還有三十秒。

過了馬路就到了警局,也不會晚點。

就當他看着手錶,悠閑地等待着過馬路時。

忽然間好像瞥到了什麼。

好像…

有人在看自己。

愛德華皺着眉頭,藉著餘光瞥去。

不遠處的路邊上,有幾人的視線來回在他臉上和自己的手機上掃來掃去,好像在確定着什麼。

那幾個人看到愛德華的目光,也不迴避。

反而伸出手對着他指指點點,一副農村小老太太討論剛回鄉小青年的模樣。

有人更是拿出手機,準備對着他拍照。

嗯?

不對,絕對有問題!

愛德華心中一緊,立刻警惕了起來,他又不是小李子,又不喜歡打扮,以他那隨心所欲的裝扮,走在街上,回頭率接近於零。

往日也根本沒人在意他。

今天卻發現有人在一旁討論他。

這就很不對勁。

而且他也確定了,自己周圍沒有別人。

除了在說他,沒有第二個人選。

沒道理啊?

難道我臉上有什麼東西?

愛德華記得照鏡子的時候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啊?

奇怪。

不想了,趕緊趁著路上沒有車子趕緊過了馬路。

就當他要過馬路時,那幾個年輕人朝着他快步走來。

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愛德華手不自覺地摸到了槍帶,體內產生的腎上腺素讓他心跳加快,他有九成八的把握,可以在一秒內裝上第三個彈夾。

「愛德華探長?」

愛德華差點就把槍拔出來了,結果那幾個人用疑惑地口吻喊出了他的名字!

讓他的那股衝動,又被理智狠狠地壓了下去。

「?」

愛德華一臉詫異,他們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被陌生人知道自己的名字,這可不是一件好事。

那幾名年輕人快步走來,臉上充滿著興奮,「太好了,真的是您!」

「?」愛德華更茫然了。

有個人激動地對着同伴說道:「居然真的看到了愛德華探長本人了,感謝您對紐約市做出的貢獻。」

「什…么意思?」

「忘了做自我介紹了。」其中一個穿着黑色兜帽的年輕人熱情地說道:「我們是傳統執法法案的擁護者。」

「傳統執法法案?」

「也就是別人口中的反超級英雄執法組織的成員!」其中一個人輕鬆地說道。

卧槽?

愛德華瞳孔放大,是真的被嚇了一跳。

反……反…反反超級……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恐怖分子跑到你家裏,然後說要感謝你八輩祖宗一樣。

嚇人啊。

「反…反超級英雄組織?」

愛德華臉上冷汗頓時落了下來。

這組織找我幹嗎?

我只是個條子。

咱們有事,咱們網上發言好吧!

別什麼都找警察,更別把我拉進去!

都是混口飯吃,互相體諒一點……

Previous Post
不過陳明根本連理都不想理他,好像是當他是一個空氣一樣,隨後陳明一把抱住了白雪,這個時候的白雪確實是已經被嚇壞了,整個身體都非常*,躺在了陳明的懷裡。
Next Post
「剛才明明就是你先指責他犯錯了,現在你又替他說話?」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