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458 654 528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也是,要不然當初能夠那麼狠心的把他攆走么?

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有了答案。

陸老爺子看着陸知衍這個樣子,更是覺得對不起好友,也對不起這個孩子。

「孩子,我知道我對不起你,但是你要知道我的苦心!我也是希望你能夠成長,也好躲避你二叔的追殺。我以為這樣就是保護你的最佳方法。」

陸老爺子一直都知道陸梵那件事是陸淮動的手,但是他想着哥們的孩子已經死去一個了,他不想讓盛家斷子絕孫,才一直隱瞞至今。

陸老爺子的這話不說還好一些,剛一開口,就被陸知衍嘲笑道,「你以為,你攆走了我,我就安全了?」

這是陸知衍今天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

這些年來,陸淮什麼時候停止過追殺,即便是他已經安然的回到了國內,可還是躲不過陸淮的追殺。

「我找人送你回去。」

陸知衍略微的活動了一下身體,往外走,不想再和陸老爺子說話。

不多時,陸知衍就將茶水間里的管家找來了,將人交給他之後,就跌跌撞撞的離開了之言集團。

下樓時,周深還在門口,看到周深,陸知衍再也挺不住暈了過去。

「陸少,陸少!」

周深馬上將人送去了醫院,考慮著要不要給少夫人發個消息,但是想了想還是沒法。

按照今天她的態度,即便是陸少死在了醫院,她也不會來看一眼的。這種事又何必告訴她呢!

另外一邊的準備入睡的喻言,原本已經有了睡意的她,此刻覺得心神不寧。

總是覺得似乎要有什麼大事發生一樣,翻看了手機也沒有什麼消息。

「是陸知衍出事了?還是肚子裏的孩子要出事了?」

喻言小聲的呢喃著,摸著肚子不停的安撫肚子裏的寶寶。

也許是白天太累了,原本很鬧騰的肚皮,現在也安靜了很多。

「到底會出什麼事呢?」

就在喻言對於這件事非常疑惑的時候,突然手機里就傳來了一條消息。

喻言看完,臉色慘白。。 張曉微微的皺了皺眉,自己拍電影雖然不是保密進行的。

不過他們就一攝影同好會的規模,這樣都能夠引起暢享娛樂的注意。

看來,那什麼陳總對於周悅彤這丫頭非常的有想法啊。

「拍好了。」

張曉並沒有任何的隱瞞,實話實說,後期工作如果速度快的話,最多一個星期電影就可以徹底成片了。

由於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到院線上映。

所以,後期的工作還要更加的簡單一些。

上院線的話,那麼就需要將電影送去審查。

在審查的期間,會將送去審查的電影進行分級。

在這個世界,無論是電影,遊戲,等等的一切都有着嚴明的分級制度。

特別是煙酒,只能夠憑藉本人的身份證購買。

如果被發現有無良店家將煙酒賣給未成年的話。

罰款是小事,還要面臨牢獄之災。

(PS:由於本小說存在於架空的世界,所以無論是電影審核制度還是放映制度都和現實完全不一樣。)

雖然不在院線上映,但也需要審核,不過這審核就沒有那麼麻煩了。

不用單獨上交去審核,而是由發行的視頻網站統一送去審核評級。

總得來說要簡單很多,只需要將電影做出來之後,聯繫發行網站,就可以等待了。

至於賺錢分成之類的事情,沒有產生流量之前一切都是空話。

張曉直接無視了秦風那略帶威脅的話。

「挺好。」

秦風認真的打量了幾眼張曉,轉身前往不遠處停著的一輛豪華跑車。

他實在是有些看不起張曉,這樣的人也能拍電影?

拍出來的估計連第九十流的垃圾電影也比不上吧。

這種垃圾,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興趣去了解。

不過就算他根本沒有興趣去了解,但也還是聽從陳總的命令開始了打壓。

華國上下所有院線,大的,小的,全部都招呼了。

根本一點機會也不留張曉。

沒有任何一家院線會因為張曉這種無名小卒之輩去得罪華國整個娛樂圈大頭的暢享娛樂。

張曉和周悅彤看着秦風驅車離開之後。

周悅彤滿臉擔心的樣子被張曉盡收眼底。

他一臉自信的開口,「放心吧,沒事的,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暢享娛樂?

好吧,既然這什麼暢享娛樂要來打擾他的生活。

那麼他一定會讓暢享娛樂後悔的。

他的腦袋裏面有着前世無數的經典電影。

就算自己不能夠白手起家,那麼也可以直接投身於暢享娛樂的死對手。

雖然不至於將暢享娛樂怎麼樣,但至少能夠很好的噁心一下他。

這一切的前提還是要看這個世界的觀眾對前世經典電影感不感冒。

畢竟這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觀眾愛好什麼的誰也說不準。

前世吃香的電影,說不定到了這個世界就一點都不香了。

一周后。

張曉邀請劇組所有的工作人員,包括工作人員的家屬一起來觀看成片。

整部電影的音效聲,和背景音樂,都已經全部做完。

本來張曉認為最難搞的背景音樂,可能會花費很多時間。

沒想到周悅彤的音樂天賦簡直有些逆天了。

他哼一段之後,周悅彤竟然都不用思考就直接將他哼出來的音樂給補全。

而且還不僅如此,在原有的基礎之上,周悅彤還加上了自己改進。

使得背景音樂更加的契合電影氣氛。

背景音樂搞定之後,張曉才發現,原來電影各種音效才是最麻煩的。

一種,一種的音效需要不斷的調試。

就連一段開門的聲音,也要不斷的調試到了不彆扭的地步。

這些事情又足足的花費了他大把的時間。

足足一個星期才徹底成片,成為了一部正兒八經的電影。

今天邀請大家過來觀看電影的地方選在了蘇雲的家裏面。

誰讓只有這個可惡的富二代別墅中才有這種私人電影院。

雖然不是很大,但足以容納下二三十人觀看電影。

工作人員加上家屬一共也沒有二十人。

除了少數兩三人待着自己男女朋友外,只有張鳴是拖家帶口將老婆和女兒都帶來了。

其他人都只是一人。

眾人除了張曉沒有感覺之外,其他參與了這部電影的人員都有些緊張。

他們早就不是剛剛踏入娛樂圈的新人,早就知道了電影並不是努力就可以拍的好看。

就算劇本再怎麼炸裂,再怎麼新穎。

只要導演的功力不足,那麼就會成為一部爛片。

雖然大家都不認為張曉作為一個導演很差。

但由於根本就沒有看過成片,所以這一切都還是一個未知數。

電影開場。

屏幕上居中一個非常簡陋而且看上去非常廉價的五毛剪輯水平。

『感謝快餐小麵館張鳴老闆的贊助。』

接下來,又是黑幕上面出現了一個又一個感謝。

伴隨着舒緩的背景音樂。

所有參與了拍攝的人員名字全部都出現在了電影的序幕上。

『感謝所有觀看電影的人,恭喜你們發現了寶藏。』

在這句字幕完成之後,黑幕消失,電影正式開始。

電影一開始,穿着時尚靚麗的周悅彤正在收拾行李。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響起,周悅彤臉上表情帶着一些無奈,她理了理垂落到耳前的髮絲。

漫步走到了房門口,帶着笑容打開了房門。

外面站着來自於同一所學校的各位老師們,還有她的學生。

故事就此拉開序幕。

眾人先是發現了她家中古人的名畫,名字帖,

最開始眾人對這些並沒有很在意,而是問起周悅彤為什麼要放棄自己十多年的教師生涯。

她想要打發眾人離開而編了一個非常蹩腳的謊言。

可惜眾人紛紛不相信她的謊言,隨着時間在她的家中發現越來越多的東西。

從穴居人的器皿開始,每一個時代的東西都被眾人給找了出來。

終於,周悅彤平靜的看着大家,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從這一刻開始,電影走向了高潮,激昂略帶懸疑的音樂襯托之下。

觀看電影的眾人都屏住了呼吸,完完全全被電影給吸引住了。

唯一對此不感興趣的怕是只有張鳴的小女兒。

似乎這部電影唯一讓她感興趣的是,能夠在裏面看到爸爸。周雲問:「那你那個姐妹,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鄭小句說:「好像就三千塊錢一個月。」

「三千?在上海嗎?」周雲驚訝地問。

「她不在上海,在武漢。」鄭小句說,「包吃包住,這個收入挺高的了。」

周雲點點頭,問:「那她一天能休幾天?」

「一天吧。」鄭小句說,

《我一夜之間成了醜聞女主角》第三百零九章上升期:145 第十八章

中秋一過,倆兄弟就屁顛兒屁顛兒地趕來了。來許家,自然不得空手,兄弟倆雖混,這點事故倒是懂得。兩個人,四隻手,佔滿了大大小小的禮品袋,騰不出多餘的手敲門,倆人也不管,一左一右地站在門口,大咧咧地開始喚二太太,引得街上的百姓紛紛注目。感受着周圍數千道或羨慕、或崇拜的目光,倆人臉上得意的咧,快開出花了!

是菲兒開的門。二太太則在院子裏哼著小曲,拿了把大剪刀往還開得尤盛的桂花身上「招呼」,壓根兒沒打算搭理門口那倆「門神」,她嫌丟人!指指大門,隨意吩咐了幾句菲兒,轉而繼續眼前的活計,倒半分不帶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