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458 654 528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可能艾達自己也沒有注意到,她的眼睛里同樣流出了淚水。這些年的苦楚、委屈也在一瞬間湧上心頭。艾達的聲音也有了一絲顫抖,她輕聲說道:「我回來了,祖母。」

7017k 明明一開始的時候都還好好的,他們拿出那四個首飾盒的時候那些鬼也沒有攻擊他們。

這麼看來它們並不看重那些陪葬品,被拿走也無所謂。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後來它們又會突然動了殺機呢?

喬安心中疑惑不已,於是一邊跑一邊向身後的幾人詢問。

「我們就拿了那幾個首飾盒,還有放在外面的那些陪葬品,你不是看著我們拿的嗎?」趙凱邊跑邊說。

「我說的不是這些,我是問你們除了你們說的這些東西之外,還有沒有動過其他什麼我不知道的東西?」喬安微微搖頭繼續問道。

「其他東西?」眾人回憶了一下,好像除了這些他們沒有拿過別的東西吧。

「那個,我還拿了一塊玉佩,我看成色不錯,就拿走了。」這時王世傑突然有些尷尬的說。

剛才在墓室里的時候,他無意中看到一具白骨的手裡緊握著一塊玉佩。

他覺得那塊玉應該是好東西,剛好那時候大家都在等著分那些首飾盒裡的首飾,也沒人關注他這邊。

他就偷偷把那塊玉佩藏在了身上。

本來他是想偷偷拿出去賣掉的,沒想到他動了那塊玉佩不久,墓室內就颳起了陰風。

現在他們身後還追著四具骨頭架子,要是早知道動了玉佩會招惹上這些東西來追殺他,他說什麼也不會這麼手賤。

「你有沒有搞錯!那幾盒首飾還不夠分嗎?你為什麼要這麼手賤!」

「原來是你!你這個小王八蛋!你怎麼老是闖禍!」

「我今天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眾人知道自己被鬼追的原因,一個個氣得要命。

就連王家興和王豪也是一臉氣憤!

雖然是自己人,可這都第二次了,第一次就是他手賤去采了一朵陰靈芝,結果害得他們全部人被蛇追。

他自己也被蛇咬到差點嗝屁。

這次又是他手賤去拿了不該拿的東西,這小子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吸取教訓!

早知道說什麼也不帶他一起來,一點忙沒幫上不說,還盡添亂!

「安安,是不是真的因為王世傑動了那塊玉佩,我們才會被鬼追?」喬海一面跑一面問喬安。

「應該就是這個原因。」喬安回道。

「那現在怎麼辦?現在把那塊什麼玉佩放回去還來得及嗎?」喬山一臉緊張的回頭看了一眼。

他現在也氣得恨不得殺了那個只會闖禍的小子,可現在他們身後還有四具白骨在追著他們。

他就算想教訓那小子,也沒有時間。

現在還是擺脫掉那四具白骨要緊。

寂靜的墓道里,四具白骨追在一群人身後狂奔。

它們每跑一部,都會傳來咔咔的聲響。

這個聲音傳進其他人耳中,猶如催命的勾魂曲。

這時候沒人敢停下來,他們只能不停的往前跑,逃跑的同時還要尋找逃生的機會。

「玉佩必須要放回去,王世傑,你把玉佩給我,我來斷後,你們其他人先走,我們在下一個墓室前集合。

找到下一個墓室之後,我沒到之前你們別進去,省得又出什麼幺蛾子。」

喬安交待完這些話后,便一把奪過了王世傑迫不及待伸到她面前的玉佩。

在知道這玉佩是自己等人被四具白骨狂追的原因之後,王世傑恨不得馬上把玉佩扔了。

現在喬安說要,他當然立刻就遞了出去。

「知道了,我們一定等你!」

「喬安妹子你小心一點,要是不敵就先跑,千萬別硬撐。」

喬安主動要求斷後,其他幾家人心中皆是一喜。

有人斷後,他們成功逃脫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而喬山喬海兩兄弟,則是一臉擔心的想要勸阻喬安。

「安安,你別亂來啊,又不是你手賤亂拿東西,就算要斷後,也該是那個闖禍的人來。」說著喬山還回頭狠狠的瞪了王世傑一眼。

王世傑只當自己什麼也沒有聽到,有人願意替他斷後,他為什麼要拒絕。

王世傑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要是讓他斷後,他哪有這個本事。

倒是喬安,她本來就是三大院的學生,是修行中人。

在這種時候,當然要修士上了,難道讓他一個普通人去和幾隻鬼拚命嗎?

王世傑在心裡不要臉的想著。

「安安,你就聽我們的吧,留下斷後太危險了,你不能幹傻事啊,要是你一定要留下斷後,爸爸陪你一起留下。」喬海深吸口氣,做下這個沉重的決定。

「爸,你們別擔心,我既然敢留下斷後,就肯定不會讓自己有事,你和大伯在約定的地方等著我來找你們就行了。」

喬安笑了笑說。

這古墓里的鬼,也就裡面最大的那一隻厲害一點,其他小嘍啰又怎麼可能傷得到她。

之所以一直不動手,不過是不想讓那三家人知道她的真實實力,省得他們什麼都想靠她。

這回要不是為了擺脫那四具白骨,她也不會主動要求斷後。

要是那個王世傑留下,以王世傑那副德性,肯定一個照面直接就被KO了。

到時候還不是要她來收拾爛攤子。

喬安費了一點工夫說服了喬海和喬山兩兄弟。

最後朝著眾人喊了一聲跑之後,緊接著就停下了腳步,並轉過身直面那幾具正在朝著他們跑過來的白骨。

而其他人則都在喬安喊出跑字的時候,向前墓道前方一路狂奔。

以這些白骨的速度,要不是有喬安擋這一下,要不了一分鐘所有人都會被這些白骨追上。

現在有喬安出手擋了這一下,總算給其他人爭取到了一絲逃生的機會。

「這是你們誰的玉佩,自己來拿吧。」喬安攔下四具白骨,直接拿出玉佩。

「咔咔咔咔!」

「咔咔!」

好吧,她不懂白骨語,真的不明白它們在說什麼。

喬安沉默的看著好似在說話的幾具白骨,臉上還是一片淡定。

沒人能看出她此刻正在為少學一門外語發愁。

「拿著玉佩回去吧,追了這麼久你們也累了,」喬安把玉佩遞得更過去一點,示意白骨們自己來拿自己的東西。

其中一具身著紅裙的白骨接過了玉佩,珍視的放在手心裡緊緊握住。

紅衣白骨拿回了玉佩,而另外三具白骨還是對著喬安咔咔咔咔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東西拿到了就回去呀,難道你們真想和我動手,你們確定要動手嗎?」喬安釋放了自己部份力量。。 張嵐和戴沐白同時轉頭,看到了身後散發着黑氣的卡莉。

兩人若無其事的紛紛站了起來,極為紳士的微微弓腰,伸出右手讓開道路。

兩個人的氣質謙和,動作標準,如同兩個真正的貴族紳士,如果能把衣服穿上的話。

卡莉對着自己的戲精老哥也是沒招,同時戴沐白學長也在逐漸向著她老哥的方向發展,讓她很是頭疼。

當時戴沐白學長給她的第一印象真的很不錯,為人謙和,實力強大,而且那股由內而外散發着勤奮自信的氣質也十足的讓人欣賞。

但是,看着現在眼前這個穿着大褲衩子,頂着一張豬頭臉的戴沐白學長,卡莉實在是無法將剛開始那個謙和而昂揚的學長和現在這個跟老哥一個模子裏刻出的傢伙聯想到一起。

同樣,這樣想的不止是她,還有朱竹清。

本來她都已經打算接受戴沐白了,接受家族的宿命,戴沐白的表現實在讓她很驚艷,甚至於遠遠超出了她的想像。

當初她在星羅帝都聽到的關於戴沐白的形容與在來到學院后見到的戴沐白簡直如同天與地之間的差別。

帝都的貴族說他懦弱?說他沒有信心面對他的哥哥?說他逃避?說他實力不足?

呵~!簡直可笑,尤其是在經過,之前她與唐三等人聯手對敵戴沐白與奧斯卡兩人。

她愈發覺得,戴沐白的強大。

那宛如無數次戰鬥得來的高深戰鬥經驗,那舉手投足之間帶起陣陣呼嘯的狂猛巨力,那強大而迅敏的體魄都讓朱竹清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和對戴沐白的觀念。

她曾經嘗嘗以為,那個戴沐白的懦弱傢伙根本配不上她,現在才知道,這樣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戴沐白就如同黎明前的浩日烈陽,現在不顯一絲光芒,但當他晨蘇與大地之間,必將浩日當空,光耀世間。

可是那樣偉岸的念頭才剛扎在她的心中,現在的這一幕就又刷新了她對這個男人的認識。

他或許很強大,很勤奮但是也很神經???

難道這就是瘋子與天才只有一線之隔?

獃獃的想着的朱竹清突然看到戴沐白抬頭向她擠了擠眼睛。

她下意識的冷哼一聲轉過頭不看他。

戴沐白有些尷尬的抹了抹自己的鼻子。

本來還以為通過之前的戰鬥可以讓朱竹清對自己的印象大為轉變,可是好像沒有什麼效果啊?

果然追老婆之路還是路漫漫其修遠兮啊~~~

不過吾也不能這麼放棄!

一定要更加鞭策自己!!

先從一千個蛙跳開始激勵自己!!

正在一門心思裝紳士的張嵐突然感受到了那股濃烈的炙熱情感。

這是一種青春的氣息,它散發着愛情的憧憬,失落的暗淡,振奮的昂揚。

這種炙熱的信念!

張嵐抬頭看向對面那個看着朱竹清,眼中燃起烈火的戴沐白。

張嵐發自內心的一笑,一嘴潔白閃過的牙齒髮出叮~的一聲。

果然沒有認錯你!吾友!

那麼,我也不能落後於你啊!

先來一萬個俯卧撐!完不成就去倒立繞着村子跑十圈。

張嵐的雙眼也散發着濃烈的熱火。

戴沐白也同時感受到了這種對青春炙熱的情感。

他看向張嵐,內心無比的認同——張嵐!你果然是我一生追趕的目標!這種炙熱的意志!!

我興奮起來了!!*2

兩人的內心同時這也想着。

兩人的肌肉也一塊塊的開始隆起,如同從沉睡中蘇醒的金剛,一股壓抑的氣息從兩人的身體散發。

而寧榮榮幾女則被嚇了一跳,完全不清楚張嵐和戴沐白怎麼好像莫名其妙的好像要打起來的樣子?

而深深了解自己老哥那隨時熱血不著調性格的卡莉則是一頭黑線。

對着寧榮榮幾女道:「咱們先走吧,不要理他們,他們又要發神經了。」

寧榮榮懵懂的點了點頭,隨後一頭霧水的跟着卡莉連忙離開。

在卡莉幾女走後,張嵐和戴沐白對視了一眼,隨後點了點頭。

不用說什麼!!那青春炙熱的眼神早已經表達出了一切!

「蛙跳一千個,完不成就一千個俯卧撐!!」

「俯卧撐一萬個,完不成就倒立圍着村子跑十圈」

兩人同時大喊了一句開始自己熱血的鍛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