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458 654 528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因此,斯凱勒直接揮刀,蓄力完成,雙刀揮出,極致凌厲的斬擊,朝着天火雷霆包裹之中的大媽狠狠疾馳而去。

「砰~轟轟~」

天火和雷霆不斷炸響,大媽所站立之處,竟有一朵狀似蘑菇的焰雲升起,可見,哪怕是大媽,想要化解斯凱勒的這一次斬擊,也是需要消耗不少的手腳。

終於,爆炸聲停止,焰雲還未消散,一道龐大身影就從焰雲之中鑽出,正是夏洛特·玲玲,此時她身上的衣服,衣角正在燃燒,皮膚之上也多處黑色痕迹。

衝出焰雲的大媽,不斷掃視周圍,尋找著斯凱勒的身影。

她暴怒依舊,但是也十分震驚,畢竟,斯凱勒剛剛的踢擊,竟是連夏洛特·玲玲都感覺到了吃力,而卻不是普通女生開礦泉水瓶的吃力。

而是拎着一袋三十斤的大米走步梯上六樓的吃力。

就只說剛剛的那一擊踢擊,斯凱勒爆發出來的力量,絲毫不比大媽差,但是…大媽只需要咬咬牙就能發力做出,但是斯凱勒呢?

聚集了所有力量和心力,甚至解放了生命歸還儲存的能量,才踢出了這一擊。

大媽的視線掃動,尋找著斯凱勒的身影,原以為斯凱勒會在這一擊之後躲起來,畢竟大媽能夠判斷得出,剛剛這一擊,幾乎消耗了斯凱勒所有的體力。

她的視線不斷往複,顯眼之處並沒有斯凱勒的身影,見聞色霸氣展開,也沒有找到斯凱勒的身影,於是她直接收回了見聞色霸氣。

她不想被斯凱勒干擾到,雖然暴怒,但是對待戰鬥,大媽還是極為的謹慎。

「她在哪裏?!」

大媽問道,普羅米修斯、宙斯和拿破崙都沒有回答,畢竟他們是跟隨大媽一起衝出焰雲的,一時之間也沒有看到斯凱勒。

「玲玲,她就在你下面。」

斯圖西突然說道,大媽心中一驚,以為斯凱勒要在下方發動攻擊,連忙操控宙斯雷雲疾速離開。

撤出一定距離,大媽此時也能夠看到斯凱勒了,斯凱勒並沒有發動攻擊,而是…

在瘋狂吃着茶話會上的食物,蛋糕、糖果、餅乾、牛奶、果汁。

哪怕是被大媽盯着,斯凱勒還是毫無形象的吃着這些東西,等到大媽從愣神之中反應過來,斯凱勒才停止了進食,一抹嘴,拔出雙刀,說道:

「你這裏的食物和你一樣,肥膩到令人不想再吃第二次!」

語氣帶着嘲諷,但是攝入了足夠糖分的斯凱勒,此時卻是極為的慶幸,好在這裏的食物多,而且都是高糖高油的甜食。

這能讓她快速消耗的體力,補充一些回來,此時,她的消化器官,運作速度恐怕比全力運轉的F1發動機更快。

那些吃下去的甜食,正快速化作能量,被生命歸還再度儲存起來。

斯凱勒的身體其實還沒到極限,但是…以她剛剛的狀態,本就是強行發力,而且是超越自身實力的力量爆發,說白了,后搖讓她短時間內無法蓄力,疲憊的肌肉不支持。

而她清奇的腦迴路,讓她想到,為什麼不乘機補充一下體力呢?

於是,就有了這滑稽的一幕。

三番兩次被斯凱勒這個「弱者」戲耍,讓大媽恢復的理智再一次沉淪,惱羞成怒之下,她的其實愈發的恐怖,嘴上卻頗為幼稚的說道:

「你不是我的客人!不許吃我的東西!」

說完,夏洛特·玲玲再度俯衝,猶如一顆重型彈頭,朝着斯凱勒狠狠砸來,斯凱勒看了一眼周圍,那些面露驚駭的「客人」。

斯圖西和摩根斯對視一眼,摩根斯直接躍起,翅膀不斷撲扇,斯圖西則是直接抓住了他的腳。

說起來可笑,摩根斯這個鳥鳥果實能力者,並不會飛行,只能短暫的利用翅膀進行滑翔,以往,摩根斯是不肯露出自己這一面的。

但是,如果大媽落下,那麼整個茶話會會場,就會被直接波及,倒時候,恐怕是他,都會受傷。

比起受傷暴露自己實力的底牌,摩根斯願意暫時的舍下自己的顏面,先行撤離出這一片區域。

畢竟,他才是寫新聞的那個人,只要不將自己此刻的醜態寫進去即可。

佩羅斯佩羅此時也是神色慌張,畢竟斯凱勒和他的媽媽因為剛剛的戰鬥,而導致位置變化,原本,他將弟弟妹妹轉移到這裏,是為了安全。

但是,如果媽媽落下,那麼,這塊安全之地,就會變成焦土。

佩羅斯佩羅情急之下,全力催動自己的惡魔果實能力,想要將自己的弟弟妹妹推離。

「卡塔庫栗哥哥!還有卡塔庫栗哥哥!」

一個妹妹喊道,佩羅斯佩羅也注意到了弟弟妹妹所指的卡塔庫栗,此時卡塔庫栗正躺在會場中。

他原本是在最危險的階梯廢墟處的,但是,被斯凱勒一腳送了出來。

佩羅斯佩羅對於這個弟弟,心中有着許多不滿,如果他不選擇營救卡塔庫栗的話,以卡塔庫栗此時的重傷之軀,說不定會就此死去。

可是…佩羅斯佩羅面容扭曲,他做不到像卡塔庫栗一樣,愛所有的弟弟妹妹,哪怕他們之中有一些是…

可是,佩羅斯佩羅,依舊認為卡塔庫栗是自己的弟弟,哪怕這些年來,卡塔庫栗的名望逐漸蓋過他這個大哥,讓他這個大哥很是不滿。

也討厭卡塔庫栗那種明明關心家庭,卻不願意吐露半分的性格,更討厭卡塔庫栗這種明明表現得像個混蛋,卻能得到弟弟妹妹一致歡迎的遭遇。

佩羅斯佩羅不止一次的想過,如果沒有卡塔庫栗,或者卡塔庫栗出現了什麼意外,他這個當大哥的,或許就能找回當大哥的感覺了吧?!

躺在地上的卡塔庫栗,此時睜開了眼睛,他看着佩羅斯佩羅,手指,卻是指向了大蛋糕,和修女的照片。

媽媽可以生氣、可以暴怒,可以將這裏一切打砸,但是,如果那兩樣東西遭到破壞,不僅僅是自己,還有自己這些弟弟妹妹,也要承受媽媽的怒火吧?

佩羅斯佩羅此時也是反應了過來,看向夏洛特·玲玲,想看看還有多少時間,可是,他面露絕望之色。

「轟~」

因為夏洛特·玲玲,已經衝擊在了地面之上,一層氣浪直接爆開,所有桌椅直接被掀飛,這還只是第一波的衝擊。

「咔咔~咔咔~」

緊隨其後的衝擊,讓佩羅斯佩羅勉力維持的糖漿堡壘,都出現了裂紋。

「蛋糕!由老夫來守護!」

長麵包矮小的身體,突然來到保護著蛋糕的糖漿堡壘前,直接推動,將蛋糕朝着遠處推離。

佩羅斯佩羅稍微鬆了一口氣,看向最後保護著修女照片的糖漿堡壘,又看了一眼被氣浪掀起了卡塔庫栗,他選擇…

一道糖漿河流升起,直接接住了卡塔庫栗。

「轟~轟~」

最強一波衝擊波盪開,佩羅斯佩羅直接將卡塔庫栗運到了自己身後,和其他弟弟妹妹待在一起,他則是又撐起了一道糖漿城牆,擋住了這一次衝擊。

「呯~」

可是,那保護著修女照片的糖漿堡壘,此刻卻是全然破裂,修女的照片高高飛起,一瞬間,佩羅斯佩羅等人,心頭一緊。

「箏~」

一道絲線卻是出現,綁住了照片,隨後,將修女的照片拉入了爆炸現場之內,一道聲音也是沖爆炸現場之內傳來:「咳咳~這是什麼鬼東西?!」

。 十對三,魔法部這邊三個人打一個,還能富裕出一個來,可惜戰力不是這麼算的。

艾達一個人就能打他們所有了,謝爾蓋和另一個叫西多羅夫的只是保險,是用來托底的。

可以這麼說,突然多出來的謝爾蓋和西多羅夫讓傲羅這邊的形勢急轉直下。尤其是來自西伯利亞的人,對英倫三島的人很有壓迫感。這一點在球迷群體中體現得更為明顯。

德力士躲在魔法部,受到他同僚們的嚴密保護,不給艾達下手的機會。突然之間德力士要回家拿衣服,脫離保護,這用意也太明顯了,誰會相信啊。

既然知道這是圈套,艾達自然不會上套,她可以咬餌,但她不會上鉤。

所以艾達安排了謝爾蓋和西多羅夫埋伏,另外的三個人則留在外圍接應,同時還要擔負阻敵增援的職責。

儘管艾達有了幫手,但斯克林傑依舊強硬,他是經歷過英倫魔法界最黑暗時期的傲羅,只不過多出兩個人而已,這還嚇不倒斯克林傑。

「崔斯特,就算魔法部有錯,你又有什麼權力剝奪那幾位傲羅的性命?」斯克林傑說道,「放下魔杖,不要讓你的手下因你而丟了命。」

艾達一邊觀察著在場傲羅的站位,一邊說道:「我說過,我承認我的罪行,可你們沒有審判我的能力,這怪得了誰?」

說完話,艾達率先發難,直接一道昏迷咒打向斯克林傑。

與此同時,謝爾蓋和西多羅夫也出手了,兩人聯手拖住了五個傲羅,不讓這五人加入圍攻艾達的隊伍。這邊艾達被包括斯克林傑、德力士在內的五人團團圍住,以一敵五。

傲羅都是魔法界優中選優的巫師,他們或許不是高手,但也絕不是什麼臭魚爛蝦。這也是福吉敢於打壓鄧布利多的底氣所在,因為他是部長,因為他掌握了部里大多數的傲羅。

阿米莉婭·博恩斯在衝擊部長之位,福吉也沒有閑著,他在想方設法的架空這位法律執行司司長。這就和很多帝王會防備自己的太子差不多。

可是耽迷於權力鬥爭中福吉忘了他們是巫師,忘記了魔法的廣闊,也忘記了生命的渺小。魔法部遠離巫師戰爭太久了,久到他們都忘了魔法界的天花板是誰。

而在今天,艾達會讓他們明白,在絕對的個人實力面前,那些權謀不過是一個極度不好笑的笑話。

以一敵五的艾達佔盡優勢,一個人壓著五個人打。

她的身邊就彷佛是有一道看不見的屏障一般,斯克林傑等人的攻擊無法給她造成任何傷害,而艾達每次施放進攻性咒語時,都會造成傲羅一片慌亂。

在這場以多打少的圍毆中,艾達一個人包圍了他們所有人。傲羅們被她逼得狼狽不堪,而艾達自己臉不紅、氣不喘,連頭髮絲都沒有亂。

精準、優雅、從容,艾達走出的每一步,她每一次揮動魔杖的動作、幅度,都好像經過丈量一樣。艾達穿梭於五人之間,如入無人之境。

一道紅光閃過,一名傲羅直接倒地。這人的年紀不算很大,能成為傲羅也說明了他的優秀,可是他卻被艾達的昏迷咒輕鬆撂倒。

又一道咒語的光芒亮起,隨之而來的是一根飛的老遠的魔杖。這位失去魔杖的傲羅想要拿回自己的武器,可是還沒等他挪動腳步,地上便長出了根根藤蔓。

這些藤蔓瘋狂生長,只是幾秒鐘便將這位傲羅捆了個結實,讓他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轉瞬之間擊敗兩人,艾達卻沒有停手的意思,她對著德力士就是一頓咒語連擊,昏迷咒、繳械咒、粉碎咒一股腦兒的丟了出去。

這些咒語打得德力士手忙腳亂,斯克林傑只得放棄進攻,轉而幫助德力士抵擋。

也就是這個空當,給了艾達一個極短的一對一機會。艾達也沒有浪費,直接一記昏迷咒擊昏了另一位傲羅。

開場不到三分鐘,若是決鬥,此時還可能正處於雙方試探的時候,但艾達已經放倒了三人。現在,圍在艾達身邊的就只剩下斯克林傑和德力士了。

能夠得到福吉的賞識、信任,還能讓鄧布利多誇獎,德力士確實是為優秀的傲羅。但是在面對鄧布利多、伏地魔、艾達這一層面的巫師時,優秀是遠遠不夠的。

斯克林傑是傲羅辦公室的主任,能做到這個位置的人都是有兩把刷子的,他也是埋伏艾達的這些人中能力最強的那個。但是在面對艾達時,即便是強硬不服輸的斯克林傑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他是真的打不過。

五人里唯有斯克林傑能給艾達帶來一些麻煩,德力士稍次於他,已經躺平的那三人全都是白給。

這還是艾達沒起殺心的情況下,若是動了殺念,這會兒斯克林傑五人的骨灰都煉好了。

擋住了艾達的進攻,斯克林傑和德力士再次聯手反擊。五人時都不沒能傷到艾達一根汗毛,更遑論現在只剩下他們兩個了。

艾達連續三次揮動魔杖,第一次是防禦斯克林傑和德力士的進攻,第二次是施放一道火焰,第三次則是掀起一陣狂風。

風助火勢,烈火越燒越旺,艾達看都不看一眼,轉身奔向小花園的另一邊。

小花園另一端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一道又一道咒語從不同的魔杖中飛出。打得比艾達這邊精彩多了。

謝爾蓋和西多羅夫相識多年,又都得到過維達的調教,實戰也稱得上是經驗豐富。雖然人數不佔優勢,但這二人只守不攻,像是披上了烏龜殼子一樣,魔法部的職員就是撕不開口子。

只有在傲羅們想要支援斯克林傑時,謝爾蓋和西多羅夫之中的一人才會進攻,讓他們乖乖回來。若不是艾達有言在先,以謝爾蓋和西多羅夫的性子,這會兒早就人腦子打成狗腦子了。

突然出現的艾達打了傲羅們一個措手不及,轉眼間這五人也都躺在了地上,失去了抵抗能力。

從戰鬥開始到現在僅僅過去了幾分鐘,可是這場戰鬥已經可以宣告結束了。

艾達三人走向斯克林傑和德力士,這兩人才剛剛澆熄艾達釋放的火焰。

人數優勢一下子就調了過來,魔法部的傲羅們失去了他們唯一的優勢,從十打三變成了二打三。

「看來你今天無法帶我回魔法部了,斯克林傑先生。」艾達說道,在她說話時謝爾蓋和西多羅夫分別走向另外一側,將斯克林傑、德力士分開。

斯克林傑望著躺倒一地的同僚,有的被擊昏,有的被捆得和粽子似的。他是傲羅辦公室主任,是傲羅的直屬領導,但今天傲羅們的表現讓他很失望,斯克林傑的臉被打得生疼。

「正義可能會遲到,但不會缺席,你會為你的肆意殺戮付出代價的。」斯克林傑的眼神依舊銳利,只是他身上被火燒壞的袍子說明了勝負。

「我不知道你心中的正義是什麼,我只知道我的。」艾達說,「勝利即是正義,斯克林傑先生。」

斯克林傑閉上了眼睛,他不想再與艾達爭論什麼,話不投機半句多。他說道:「動手吧,我們不是你的對手。」

「動手?不,不,你理解錯了,斯克林傑先生。」艾達說道,「今天在這花園中,只有一人會死。」

說完,斯克林傑就聽到身後「砰」的一聲響,他趕忙回頭去看,只見德力士已經倒在地上,沒了氣息。

先是被打了個全軍覆沒,德力士又是當著他被害,這讓斯克林傑十分憤怒。斯克林傑目眥欲裂,想同艾達爭個魚死網破,拼個你死我活。

可還沒等斯克林傑念出咒語,就聽到一聲響指,接著便感覺手中一輕,魔杖不翼而飛。被奪走了魔杖,斯克林傑立刻轉向艾達,果不其然,自己的魔杖就在她的手中。

「我無意羞辱於你,斯克林傑先生,我只是想請你們幫我傳句話。」艾達說道,「回去后煩請轉告康奈利·福吉,讓他洗乾淨脖子等著我。」

艾達一翻手,魔杖如同有精確制導一般徑直飛向斯克林傑,在斯克林傑驚訝的目光中插進了他的口袋裡。

「對了,還有一件事。」艾達接著說道,「下次如果你們還是選錯邊,我無法保證我還會像今天一樣仁慈。畢竟我是個『暴虐嗜殺』的人。」

紫筆文學 他又要抱起她。

她看了看自己一身水泥泥的衣服,搖了搖頭:「會把你車弄髒的。我不上。」

「弄髒了不會再洗車嗎?」

「不不。」她固執地道。

張凡急得直跺腳:「你真是惜物不惜命!算了算了,凍死拉倒!」

他氣得放下她,站起來走到車門前,直拍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