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458 654 528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少了這個東西可就沒了靈魂啊。」

哲也如是想道。

阿筆手裏揮舞的工具和他前世小時候做的那種捕蟲工具一模一樣。

只不過對於腦子裏都是精靈球的世界原住民來說,這玩意相當的具有新意。

畢竟蟲系寶可夢可不是小小的蟲子,哪怕是綠毛蟲也是有不小的威脅性的。

除了阿筆,估計也沒什麼人會想着用這東西抓蟲系寶可夢。

再差的神奇寶貝獵人也不會想要通過抓綠毛蟲致富的。

他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我覺得非常棒。」

哲也很是突兀的開口誇獎道。

阿筆的眼神立刻就被吸引了過來。

「對吧對吧,我就說這個設計超棒的對吧。」

顯然,阿筆對於找到一個「同道中人」感到很是開心。

鋼鐵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額頭上。

他突然對大木有一種愧疚感。

自己好像把他看好的訓練家給帶傻了。

不過,哲也下一刻的話語就讓他改變了這個想法。

「我覺得,這個東西可以大力的推廣出去,應該會有很多的訓練家喜歡它的。」

哲也笑眯眯的對着阿筆說道。

「推廣出去?」

阿筆一愣。

他之前只是出於自己的實驗想法讓鋼鐵幫忙做了這個東西而已,可從來沒想過這回事。

「對啊,你看,這個…捕蟲網的存在會讓更多的人愛上蟲系寶可夢的,蟲系訓練家的群體會在這個裝置的幫助下進一步的得到壯大。」

哲也開始了自己的忽悠之旅。

也不能說是忽悠。

畢竟從遊戲還有動畫中的情形來看,哪怕是哲也不提,未來的阿筆大概也會想到這一步。

聽着哲也勾畫的藍圖,阿筆明顯心動了起來。

怎麼說他也是個道館主。

雖然因為太年輕且醉心於蟲系寶可夢沒有關注太多商業方面的東西,但是不代表他不懂。

只不過由於檜皮鎮的天然劣勢導致了他想搞點什麼東西也沒辦法。

阿筆萬萬沒想到自己隨性做出來的東西在哲也嘴下有這麼大的價值。

他不自覺的把眼神轉向了鋼鐵。

鋼鐵眯了眯眼睛,又看了看哲也。

「我覺得不錯,你可以和他找時間聊聊。」

終於,在兩人都頗為高興的眼神中,鋼鐵點了點頭。

「那麼明天阿筆館主你去後山的時候帶我一起如何,我們看看這個捕蟲網到底能發揮出怎麼樣的效果來。」

哲也發起了請求。

阿筆立刻答應了下來。

他也很好奇。

這也是哲也覺得精靈世界的人們都很好的原因之一。

至少相比於上一世,這裏的人們心思還是相對單純不少的。

尤其是不用擔心過河拆橋的事情發生。

「做個商業方案和中間人,怎麼着也能稍微抽點成吧。」

哲也這會已經開始思考起了具體的方案。

賺錢第一步,就從捕蟲少年開始。

7017k 秦舒卻一言不發地看著屏幕里的那個男人,只有心疼。

她很想反駁燕景:像你這樣的變態,從來沒有真心愛過一個人,又怎麼能體會褚臨沉的心情?

甚至連她自己也沒有想到,她的「死」,會給褚臨沉造成這樣的打擊。

聽著燕景張狂的笑聲,她心裡有一股氣,想要衝破禁錮,爆發出來。

理智,讓她忍住了。

她沒有再去看屏幕里那個讓人心碎的男人。

低頭,繼續若無其事地吃飯。

燕景沒有看到秦舒情緒失控的樣子,有些失望。

他直勾勾地盯著眼前專註地吃著飯的女人,看著她慢條斯理地咀嚼,再緩緩將食物咽下,然後重新去夾另一個菜。

燕景看得眉頭皺起。

他搭在椅子上的手掌微微握成了拳,不死心地說道:「褚臨沉對外宣稱你是褚氏的叛徒,恨不得將你大卸八塊。可是看到你被燒成灰,又這麼一副痛不欲絕的模樣。看來,他說的那些話,都只是人前做戲……到底還是對你情難割捨啊,你就不心疼這個男人?」

記住網址et

秦舒聽到這話,將嘴裡的食物咽下去之後,頭也不抬地說道:「他對我舊情難忘,並不影響他恨我背叛了褚氏。」

「這話,好像也有一點道理。」燕景笑著說道,若有所思地看著秦舒。

秦舒並不想理會他,繼續夾菜,送進嘴裡。

燕景最終還是自討沒趣,拿著平板出去了。

他前腳剛走出屋子,秦舒吃飯的動作就停了下來。

她雙手緊緊地抵在桌板上,渾身都忍不住地顫抖起來。

褚臨沉,我沒有死,我還好好活著呢!這一切都是燕景的陰謀,是他想讓你認為我已經死了,你不要相信他!

這些話在她心裡嘶吼著,恨不得馬上說給褚臨沉聽。

可她做不到。

她現在沒辦法跟褚臨沉聯絡,就算能聯繫,燕景也一定不會讓她跟褚臨沉相認!

秦舒顫抖地摸向頸間的項鏈。

最終,她深吸了幾口氣,讓自己的情緒慢慢平復下來。

心中所有的悲憤,都化作了她此刻迫不及待想掙脫牢籠的動力。

她要儘快讓自己的臉恢復,離開這裡。

這樣才有機會跟褚臨沉相見!

秦舒將嘴裡的飯菜當作燕景,用力地嚼爛,咽進肚子里!

……

褚臨沉將秦舒的骨灰盒帶回自己的房間,緊閉房門,獨自守著骨灰盒過了一天一夜。

次日,當衛何來敲門,以為會看到自家少爺頹喪萎靡的模樣。

卻見男人一身西裝,氣宇軒昂的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那張冷峻的臉上,沒有悲傷、沒有沉痛,反而充斥著昂揚的戰意。

「褚少,您這是……」

衛何看著意氣風發、精神抖擻的男人,下意識地懷疑,自家少爺是不是因為受刺激過度了。

褚臨沉擲地有聲地說道:「衛何,我決定接受明先生的提議,將褚氏轉到京都發展!」

衛何一驚。

只聽他繼續說道:「燕家敢向我挑釁,我就要讓他知道,挑釁我的代價,他付不起!」

「褚少,您是為了替秦小姐報仇?可是……這件事情事關重大,要不要跟老爺和夫人他們商量一下再決定?何況,他們還不知道秦小姐已經……」

不等他說出那句話,褚臨沉揚手打斷他。 「我也不想管她!可是萬一她真的使壞,我怎麼防啊?」

南宮玥還是很擔心。

這時詩詞接龍已經進行到了第二圈,大部分詩都已經被人念過,因此那些想不出來新詩句的人,只能接受懲罰。

喝上滿滿一杯摻著白酒的果酒!

接受懲罰的是一個跟著王韻婷一起來的庶女,叫什麼南宮玥已經忘了。

她見那庶女害怕地看著酒杯,眼神求救的看向王韻婷。

而王韻婷卻冷冷一笑,根本不予理會。

那王姓庶女無法,只得在眾人的催促下,將滿滿一杯混合物喝了下去。

「咳咳。」

王姓庶女被嗆的連連咳嗽,本來蒼白的臉色竟快速的蔓上了紅暈。

再看那王姓庶女的雙眼,分明已經開始混沌不清。

這就醉了?

她們到底摻了多少白酒哦?莫不是把人都灌醉才甘心?

「好了好了,我們接著玩!」王韻婷玩出了興緻,見那庶女乖乖受完罰,就招呼南宮雲煙重新開始。

接下來,應為有南宮雲雁這個大佬存在,南宮玥都幸運的避免了被罰的命運。

而其他人就沒這麼幸運了,尤其是王韻婷、李凝玉、沈靜怡三人。

幾乎每次到了這三人,都得重新開始。

到了最後,王、李、沈三人都開始有些神志不清了。

南宮雲煙也適時的提出了休息,再喝下去恐怕眾人今天沒有一個能站著走出掩月院了。

再次開始的時候,王韻婷耍賴說什麼詩詞接龍不好玩,要玩大小西瓜。

一圈下來,上一輪受罰的人,基本上都沒能倖免於受罰。

而懲罰的手段也從喝混合物,變成了才藝表演。

終於,天近黃昏的時候,雅集結束。

所有人都跟南宮雲煙告別,南宮玥也跟著南宮雲雁、蕭、楊三人離開了掩月院。

「今日多虧了三位姐姐的幫忙,玥兒感激不盡!」南宮玥走在定北侯府的花園裡,笑著跟其他三人道。

「小玥兒你還跟姐姐客氣啊?」蕭綺夢沒正行的勾住她的脖子,笑嘻嘻的道:「要是真的感激姐姐,就多練練投壺,姐姐我好久沒遇到對手了,你很有希望成為這個對手哦!」

一聽這個,南宮玥頓時皺起了小臉,正要想辦法避過去,就聽南宮雲雁開口道:「放心,我會培養小玥兒的!因為我真的很想看到你被踩在腳下的樣子!」

「來就來!我蕭綺夢怕過誰?」

「你等著!」

南宮玥被夾在兩人中間,滿臉懵逼。

這都不用徵求她的同意的嗎?

一旁的楊詩蕊見到這一幕,翻了一個白眼,伸手將快被夾成肉餅的南宮月解救了出來。

她溫柔的問道:「小玥兒你有自己的院子了嗎?」

聽到這話,南宮雲雁跟蕭綺夢兩人連較勁都顧不得了,四隻眼睛直直得看過來。

南宮玥被三雙眼睛盯的有點腿肚子打轉,不知道她們又想幹什麼,但這種事根本就瞞不過去。

「有,有了!昨天剛剛搬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