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lanqiushaonianwang.cyou 300 true 0

或許,該給這份愛情一個結晶了。

0 Comments

辭職做家庭主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我想辭職。」秀珍下定了決心。

「么?」徐賢俊依然把頭深埋在她的秀髮間,對於老婆說要辭職,他沒有太多的想法。國內很多家庭都這樣,女人結了婚,通常都會做全職家庭主婦。

「想待在家裡,做點家務。」秀珍的手指無意識地摩挲著男人的手臂,她現在不想告訴他原因,省得他擔心。

「好啊,這樣也好。不過為什麼這樣突然呢?」徐賢俊隨口問道,又輕嗅了一口她的發香,這香氣對他來說有安神的作用,勞累了一天,聞上幾口,便是對他最好的解乏。

「我也不知道。」秀珍閉上眼睛,他只能以這樣的借口來搪塞老公的問話。

「對工作厭倦了?也是,外面的世界太複雜,不過一切有我,我會養活這個家的,放心辭職吧。」徐賢俊從孫藝珍的發間抬起頭,手略微用力,讓她向自己更靠近幾分,左臉頰輕輕貼上她的右臉頰,感受著那份細膩。

「明天就辭職好嗎?」沉吟了一下,秀珍又開口道。

徐賢俊反應過來,老婆今天的行為很反常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跟同事吵架了?還是被上司罵……」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秀珍轉臉略一抬頭便穩住了他的唇。

徐賢俊知道老婆是什麼意思了,便也不再追問,無論什麼原因,想辭職就辭職吧,自己一定會撐起這個家的。

秀珍沒有去阻擋那隻手,反而是左手摟住男人的脖子,雙眼緊盯著他的臉:「你想要個孩子嗎?」

等到她忘記一切的時候,孩子或許是這份愛情的唯一記憶了。

徐賢俊愣住了,看著那雙眼睛,有些迷茫的道:「我也不知道,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不過終究會有的,我相信,有我們做他的啊爸哦媽,他一定會是一位幸福的天使。」

秀珍得到這樣的答覆,心裡很是滿足,十指相握的拿過他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輕輕摩挲。

「再做一次那個吧?」

「么?」徐賢俊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那個呀。」秀珍一時想不起那個遊戲的名字叫什麼,就是玩紙牌那個。這又是健忘症發作了吧,她心中有種緊迫感。

「什麼東西呀?」徐賢俊反應過來,似笑非笑的看著老婆,這個小色女。

「就是那個呀!」秀珍有點急了,轉過臉,緊緊的盯著男人的臉。可是越急越是想不起來。

「你是說……生孩子?」

「不是,玩紙牌的那個遊戲。」秀珍終於想到了一個比較好的表達方式。

「嗯,那個騙人的把戲呀?」

看到男人想起來,秀珍急忙點頭。

「可是你從來沒有贏過呀。」

「就來一次嘛。」秀珍的語氣中帶著懇求,右手的食指伸出,在男人的面前比劃了「一」這個數字。

「算了,我累了,還以為你是想生孩子呢。」徐賢俊決定逗一逗她,像是沒了力氣一般,把頭低下,額頭與她的額頭相碰。

「就來一次。」袖珍的語氣里滿是懇求,這個遊戲對她來說很特別,憑運氣選紅心,尤其是那句「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這就是她愛情的寫照呀,可惜這次不是她主動的錯過,而是天意讓她失去。

「OK,那就來一次。」徐賢俊決定這次玩點特別的花招。

發牌、洗牌、抽三張,然後便是眼花繚亂的移位動作。

「你怎麼不說那些話?」秀珍想聽那一段小詞。

徐賢俊寵溺的看了她一眼,便開口道:「下注吧,下注吧,簡單的小遊戲,大家都能贏點小錢……加註吧,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選出紅心a吧。」說完這段詞,徐賢俊一巴掌輕拍在桌子上,眼睛一瞟,示意她選牌。

秀珍看著男人停止的動作,她感覺自己的愛情也很快就會終止,心中一酸,轉過臉去,裝作困了的模樣捂著臉走向衛生間:「啊,你贏了。」

徐賢俊差異的看著秀珍的背影,不明白他剛剛還那樣懇求自己,而現在卻又毫不在意。

等到她關上了洗手間的門,徐賢俊才轉過臉來,一邊嘀咕抱怨一邊掀開牌。

「沒有福氣的傢伙,這麼一個必贏的機會,你都沒有把握住。」

桌面上翻開的三張牌,全都是紅心a! 兩人洗漱完就直接下樓去瞧瞧這位……勇者。

「電子鞭炮……」江白無語了。

「就這啊。」呂顧也無奈的笑了。

還以為是什麼勇者,在上滬內環放鞭炮。

果然是科技使人進步。

既然來了就在這吃個早餐吧,這家新店居然是早餐店。

剛開業還打折。

不錯不錯。

「老闆,來兩份湯粉!」

「博愛?」

兩個人看到在那邊做湯粉的博愛同學,整個人都傻了。

作為「生活區的驕傲」「破站百大UP主」「湯達人」的博愛,居然盤了間店做原味湯粉王……

「喲喲喲,這不帶風嗎?」博愛笑著撈了一手粉絲去燙。

似乎一點都不驚訝他們居然做出這個表情,因為上次做手抓餅的時候也有粉絲認出了他。

「你這是在幹啥?」江白有點好奇。

因為江白已經看到博愛的攝像機了。

「我的新系列,全職新手,我會去嘗試所有的手藝,這是第二期了。」博愛話語間已經把湯粉燙好,擺在江白面前。

第一期就是在上滬街頭賣手抓餅。

「你為了拍一期視頻……在上滬內環盤了間店鋪?」江白嘴角抽搐。

「當然不是,我只是租用一天,恰好他今天開業沒什麼忍。」博愛搖搖頭。

租的就好理解了,租一天還幫人家掙錢。

一舉兩得。

「誒,對了,我們的綜藝什麼時候?」江白突然問道。

突然想起還有個綜藝,準備了這麼久也快了吧。

「估摸著也快了,這個急不來,他們已經在找場地了,估計很快就會把綜藝類型發給我嗎。」博愛淡定的說道。

「行。」江白低下頭嗦米粉。

「我的呢博愛?」呂顧指的是湯粉。

「我……給搞忘了。」博愛一拍腦袋。

博愛做湯粉的時候雖然慢,但起碼能吃,不像某些人。

做的菜能看不能吃,那才叫操蛋。

「怪異姬好像搞了個農莊?他想叫幾個UP主給他宣傳一下,有沒有興趣?」博愛問道。

這會也沒客人,博愛就跟他倆嘮嘮嗑。

正好有件事要跟他們講一講。

「農莊?」

「對,戶外燒烤,真人野戰,釣魚……」博愛說了一大堆,但江白只聽到了野戰二字。

「野戰?」江白嘿嘿一笑。

老色批了。

「就是戶外吃雞懂吧,怪異姬自己搞的,估摸著還不錯。」博愛摸了摸下巴。

「去,當然去。」呂顧一口答應下來。

怪異姬邀請的肯定不會是那種小UP主,十幾萬粉的也起不到宣傳作用。

最主要的還是大UP主,目前在上滬的大UP主挺多的。

誰讓上滬的小破站的大本營呢,破站本部都在上滬。

「行,那就去吧,具體什麼時候?」江白問道。

「明天,怪異姬好像還沒有跟你們說?應該是忘了吧。」

「他還沒說。」

「我估摸著,這次應該會來蠻多人的,這次算是旅遊嘛,錄宣傳只是附帶的,別的不說,道爺肯定拖家帶口。」博愛笑著道。

「確實,道爺帶著防道少女團加起來都十幾個了哈哈哈哈。」江白也笑了。

不過目前防道少女團的粉絲量也不低,最低的也有五十萬,最高的則是僅在道爺之下了。

「行吧,明天見?」江白吃完了。

「明天見!~」呂顧也吃完了,一碗湯粉說實話沒什麼份量。

十分鐘搞定的那種。

「好。」博愛繼續擺弄著攝像機不知道在拍什麼素材。

「怪異姬這個傢伙居然不聲不響在上滬買了個山莊。」江白驚訝道。

「沒什麼可驚訝的,怪異姬做UP主做了多久了,五年前怪異姬就百萬粉了好吧。」呂顧想了想。

五年就算再低產也得有個兩三百期視頻,由此可見怪異姬的土豪程度。

「也對,而且山莊應該不會在市區,郊區的地皮也會便宜一點。」江白點點頭。

叮咚~

「怪異姬:@我走路能帶風@不2不叫呂小顧,看私聊。」

「說曹操曹操到啊。」江白笑著打開手機,發現怪異姬今天早上就發消息來了。

不過兩人大早上去看在上滬放鞭炮的勇士了,所以沒有發現。

私聊里怪異姬果然是邀請他們去山莊旅遊,順便錄個vlog宣傳一下。

到時候是聯合投稿,也能混個稿件。

兩人當即就同意下來。

Previous Post
王總熱情洋溢地作了一番戰前動員,旋即回頭問:“小韓,你忙不忙,你不是租了輛車嘛,如果不忙就送我去春城。”
Next Post
她低低的開口,眼圈紅的不可思議:「別去,夫人不會放過你的。」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