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lanqiushaonianwang.cyou 300 true 0

曹雪沿着羅俊留下的特殊印記,半個時辰以後,追上了背着木游一路狂奔的羅俊。

0 Comments

羅俊見得曹雪趕了過來,明顯安心了不少。隨後全力向前奔去,速度比之前快了一些。

曹雪緊跟而上,看了一眼滿頭汗水的羅俊,接着看向他身後人事不省的木游,眼中不免有些鄙夷,同時心中暗罵活該,不過對於羅俊的行為有些不解,「師兄?怎麼回事?」

羅俊臉色焦急,「必須趕緊離開這裏,要不然到時候怕是有麻煩了。你看他手上的傷勢。」

曹雪此番才看了一眼木游的左手處,也是有些膽寒,「這是?」

只見木游的左手的傷口在繼續擴散,之前只有雞蛋大小,現在半個手掌已經全部變成了黑色,這還是羅俊控制的情況下,如果不控制,怕是整隻手臂已經黑透。

羅俊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利器所傷,我剛到的時候有些像動物的齒痕,不過此番已經有些模糊了。」

曹雪仔細看去,果然在木游的左手虎口處,原本一個深深的齒痕,此番由於手掌被腐蝕,逐漸失去了原本的痕迹。

這讓她不由地想到了林天霄身邊的那隻看起來可愛的白色小狗,再看一眼木游左右,心中也是不寒而慄。

難道是那隻白色的小狗所傷?

如果正是那隻小狗所為,到底是什麼靈獸?

羅俊不敢停留,全力奔跑,「追到了嗎?」

曹雪跟在邊上,「沒有,對方速度太快。」

不知為何,曹雪並沒有說出看見林天霄的事情。雖然沒有親眼看見,但她可以篤定,那個惹人恨的身影,就是之前被木游拿了長刀的少年。

羅俊萬分慶幸:「還好師妹你沒追上。」

隨後臉色沉重,「雖然沒有直接交手,但是通過他投擲過來的長劍,可見其精準和力量之大,我估摸著對方的實力恐怕絲毫不弱於我,即便弱上一點,那也是有限的。」

「再加上身形了得,即便我遇見了,怕也是難以佔到什麼好處。也不知道此人是何用意?如果不是他有意留手,木游怕是早就一命嗚呼了。」

曹雪並沒有與林天霄有任何交手,不過他的身形卻是很詭異,即便以她出眾的身影,緊追不捨,他依舊遊刃有餘,還戲耍自己。

此番聽得羅俊這麼說,才知道,竟然實力如此恐怖。

可是為什麼之前遇見他的時候,絲毫看不出修為和靈力的波動呢?

難不成那個少年的實力遠超他們?

但是應該也不會啊,如果是遠超他們,那他之前還會忍氣吞聲被木游威脅,還能忍受木游的頤指氣使?

就在兩人想着對方目的的時候,終於通過依稀的光線,可以看到了前面的出口。

出口處正聚集著而二十幾個年輕男奴,有說有笑,時不時的看一眼森林裏,似乎在等什麼人。

見得羅俊他們出來,紛紛停止了嬉笑,看向了這邊。而在看到羅俊身後的木游時,神情不免有些變化。

此時有個英俊的青年從一顆樹木的頂端落了下來,氣質超然,似乎是這群人的領袖角色,欲要伸手抓向木游的左手。

羅俊連忙閃身,微微錯開,「無敵兄小心。」

原本有些不快的青年,在見得木游已經變得漆黑的左手,倒是自己誤會了羅俊,微微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魔無敵看着木游的傷口,眉頭微皺,「羅兄,怎麼回事?」

羅俊簡單將事情說了一遍,「木師弟這傷口我不敢貿然處理,所以將其帶過來,交給無敵兄決斷。木師弟這一遭也有我們的責任,有何吩咐的話,無敵兄儘管開口。」

魔無敵擺了擺手,「羅兄就不要這麼說了,這個傷口的腐蝕性極強,而且還在繼續擴散,怕是拖不到我們回到魔都了。」

羅俊也是臉色不好看,畢竟這木游是跟着他們一組的。看其情形,這左手恐怕算是廢了。

雖然他持劍的是右手,但肯定會受到很大的影響。最關鍵的是他醒過來的時候,能不能夠邁過心中的那個坎?

魔無敵手中出現一把短小的青色匕首,隨後乾淨利落的將木游的左手手掌齊根斬斷。而漆黑的手掌落入一個玉盒子裏,依舊能夠發出吱吱的聲響。

吩咐兩個人將木游扶了過去,微微轉頭,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森林的方向,便帶着眾人離開了。

而原本跟着曹雪他們的林天霄,在發現了出口的眾人以後,尤其是其中有幾道特別危險的氣息,不敢停留,連忙帶着小狼又是向里退去。

在魔無敵羅俊他們離開數個時辰以後,月黑風高夜,一個鬼魅的身影悄然出了魔障森林。

熱鬧的大街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雖然比不得無雙城,但也算是這魔派的一個不錯的繁華之地了。

此時一個少年獨自一人走在燈火通明的的大道上,好奇地打量著周邊的一切,覺得新鮮,正是從魔障森林出來的林天霄。

不過此時稍微改變了一些模樣,臉色比之前有黑上一點,但也還算俊朗,倒是不失英俊瀟灑,風流少爺,翩翩公子的模樣。

雖然儲物手鐲裏面有着亮麗的紫色衣衫,不過他並未穿着,選了一件不是顯然的青色衣衫,畢竟即便是在這魔派之地,也要提防著流雲派和凌天宗的。

不能太過惹眼和招搖。

現在不能明目張膽的以林天霄的身份去玄魔派,必須重新換個身份。

當然這個身份現在已經有了!這是可憐了一個倒霉蛋。

既然決定了要去玄魔派,自然而然就要去打探一番消息了。

論打探消息,最好的地方莫過於兩處。

一個自然而然就是酒館了,人多口雜,消息很是靈通。不過有的時候也是三人成虎,不着邊際,無關痛癢。

另外一處當屬青樓了,這枕邊的話,有時候會涉及到一些不能放到枱面上的東西,更具幾分意義。

一處異常通亮喧囂的高樓前面,幾個花枝招展的女子在門口迎著客。

「呦,公子,進來坐坐嘛。」

「大爺,別走啊,我又不會吃了你。」

「爺,記得下次再來找我啊。」

……

林天霄此時進入的正是這虎雲城最好的青樓,逍遙閣。

。 當戶也不知道是什麼力量促使他回到這裏,好似他的身子不是他的身子,而是其他人的一般。年前要是有人跟他說,他與十幾個陌生人,便能殺入白土城裏,在一眾奴隸的簇擁下,把什麼當戶、且渠、都護、相、裨小王統統剁成一灘爛泥,他說什麼也不會信。

但現在確確實實地發生在眼前了,他剛剛殺掉一名赫連部的裨小王。那裨小王流着眼淚鼻涕哀求說給他一個痛快,當戶便停下了在他腿上刮刀的動作,一刀幫他開了胸膛,各種臟器如同山洪般流了一地,渾看不出與常人有何區別。

他是在大庭廣眾下如此幹得,周圍一陣叫好聲,如此殘酷的景象,倒像是他殺了只惡虎。那隨他一起來的一名漢人跟他笑談:「何萘兄弟,你現在知道,什麼勞什子人上人,都是一刀的貨色!在戰場上能挺兩刀,那便是頂了不起的人物,我看你比他們都強得多。」

往日的當戶不會說這些,如今的當戶也不會,但他想的東西卻完全不同,他用衣襟抹過帶血的刀刃,也笑道:「李老兄,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們做下這等大事,單於與赫連部的大人怕是恨不得咬碎我們骨頭。接下來如何做才是頂要緊的,你們幾人都是我的恩人,但說到底不是奴隸,接下來的路是一條小道還是一條大道,我也不知曉,你們還要和我一起走嗎?」

這年頭敢陪一個陌生人來破城的,不是神志不清的瘋子就是膽大包天的狂士,很顯然這十來人不是前者。所以他們都未離去。那姓高的雜胡名叫高准,他用那豪爽的聲音說他:「老兄,你不要看我們人少,但要說起打仗,在咱們面前便是兩百個匈奴人也不濟事!你帶着這麼多人,飽飯都沒吃幾頓,想到哪裏去,別最後倒在道上!」

說到這裏,大夥又笑了,不約而同地往城內粟倉走去。粟倉的人們正在狂歡般放糧,粟倉的粟米堆積如山,有人在轉運,有人在拋灑,還有人一臉幸福地躺在米堆里做夢,到處都是金黃色的拓科粟米,還有令人沉醉迷戀的成熟香氣。

在粟倉主持放糧的是一名賀賴部的且渠,年前他被賣到赫連部做農奴,正是他帶領第一時間在城內響應當戶,奴隸們才順利打下了白土城,這位且渠見到當戶,問道:「單於接下來準備如何做?」

他如此問的時候,粟倉里的所有人都停下來手中的活,側首望向當戶。眾人的目光像山一般沉重,又像火一般炙熱,一般人避之不及,但當戶卻覺得這山般的分量讓他踩在實地上,焰般的熱情去除了他骨髓的寒冷,他也要堅定的目光回應這些人的眼神。

他模仿著高準的語氣說道:「先讓大家吃飽飯,吃飽了才能走遠路!路有多遠,我也不好說,但總歸也不是條近路。等所有人都吃飽了,吃好了,我們再在這裏一起說。」說完他也訝異於自己的聲音響亮,好似有風幫他鼓吹。

在場的人都歡呼起來,白土城內兩萬奴隸,無論是在人市中還是在城中,基本都是一日一餐,食不果腹的日子過得太久,都快忘記吃飽是種怎樣的感覺。當戶和他們約好晚上在城北集會,又從粟倉里取下幾塊肉脯,與高准一行人出了城。

李侯對他的表現頗為高興,又笑問他說:「怎麼,不去城中的王帳躺躺?我記得年前這裏是赫連赤后的居城,年後分給了伊金霍,那伊金霍整日在你們單於鞍前馬後,將這王帳都閑置了,據說王帳的毛毯都是用豹皮做的,踩上去跟女人的肚皮一般。」

當戶沒理他,他默默想着以後的出路。說來也好笑,他和這十來人殺回白土,其實只是一個念頭,一個復仇的念頭,他只想殺掉那些騎在自己頭上的人,他才能對自己過去的生活畫上一個句號。沒想到這個句號畫得過於濃墨重彩,以至於他有些手足無措。

他先閃過的各自逃命各奔東西的念頭,但他隨即放棄,那是懦夫的舉動,他不想當一名懦夫。而他一想起眾人為他歡呼的浪潮,他體內的熱血也在沸騰著刺激著好鬥的靈魂,不過是殺出一條血路而已,何況他的身後站着那麼多人。但他的理智也在告訴他,現在仍然困難重重,需要他做的千頭萬緒。

幾人在城門附近燃起篝火,削尖了木梢插進肉脯里,一人一塊烤著。李侯高准他們似乎有講不完的話,一邊烤一邊說今日的見聞,李侯吹噓起說:「今天剛進來的時候,門前那四個完全不長眼,我隔了門口六尺,往前一腳踩下去,腳底下竟有個雞卵,小婢養的,還以為死定了!結果他們頭都不轉,他們這樣照顧我老李體面,我便送他們一個個歸西去了。」

名叫左囂的則瞪大眼睛,指著李侯嗤笑道:「你還好意思說?當年弟兄幾個被派去當斥候,你他娘的餓了,說吃不了冷肉,一定要吃熱的,大晴天的在林地里生火,結果點燃了林子,隔着三裏外的騎兵都看見了,追着我們跑了一路,得虧會水才跑過一劫!」

然後就開始翻舊賬,幾人吵得熱火朝天,渾然沒注意肉脯已經熟得滴油,等當戶提醒兩聲后,他們才停歇下來,各自狼吞虎咽。終於有人問當戶說:「何萘兄弟,我估摸著以你們新單於的脾氣,最快五日後便有戰事,你準備如何做?」

當戶實話實說道:「我只有一個模糊的念頭,不是很明確,但一件事總是沒錯的,白土城肯定待不得,北面是美稷,南面是鐵弗,西面是大漠,在這裏待下去,肯定是不得活的。」

高准笑起來,他嘴裏還嚼著肉,一邊吃一邊問他道:「老兄你唯獨不說東面,莫不知我們郭帥是頂天的漢子?這年月,能頂着朝廷幾年還屢戰屢勝的,膽子都有斗大,你要是帶着這兩萬弟兄來投,說不得郭帥要賞我一個縣令噹噹。」

當戶搖頭,他不願意將自己的性命託付給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哪怕他確實很感激這幾個一見面便生死相依的白波兄弟。他想試一試,試一試做自己命運的主人,如果試都沒試過,他很難說服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回到這裏。

他的態度明白,其餘幾人便也不再問,幾人吃着烤肉一邊共飲一壺曲峪酒,當戶也嘗了一口,酒不烈,甚至有點清甜,但異常的爽口,讓他忍不住又多喝了兩口,眼前的景象也彷彿因此多了韻味。

天色漸漸暗沉,城內的奴隸們也如約朝門口彙集。城內兩萬奴隸,其實也不是人人都想隨當戶造反。但白土城位處絕地,即使想自己逃去,也無處可逃,總不能再去自己作賤自己,換一個地方當奴隸罷!這麼想着,哪怕不情願,大多人也都來到了當戶面前,眼前這個高瘦跛子能讓自己重新成人,說不定還能再給一條生路?

當戶殺入城時沒什麼感覺,但當他看見這裏裏外外到處都是人的景象,也不由得有點頭暈,於是他入城登上城牆,從城牆上看過去一水的人頭仰望着,不知有多少雙眼睛在月夜裏閃爍著月光,一陣微風吹拂過,清涼又帶着幾絲微醺,當戶才發現已經是春天了,他在人市裏從未察覺過。

他便對下面的人大聲說:「我名叫當戶,是何柰部的男子,不是什麼當戶,更不是王侯。」下面的人一陣騷動,沒想到他會說出這麼一段話,很多人來此只想看見一個英雄,帶着他們走出困境。

當戶繼續旁若無人,斬釘截鐵地說:「但我當戶也絕不是什麼奴隸!在大城,我有旱田二十畝,有妻子有家室,只是大當戶伊金霍見我身高易賣,便將我擄掠至此。我說我無罪,他們便打斷了我的腿!你們難道也犯下什麼罪,才淪為奴隸的嗎?」這話說完,大部分騷亂又鎮靜下來,他們感同身受。

「大當戶有什麼本事?他不過是會砍人,會殺頭,會當於夫羅的一條看門犬罷!於夫羅又有什麼本事?他會玩犬馬,會征賦,會給朝廷磕頭求援兵的一條看門犬罷!我當戶不會他們會的,如果他們逼得我會,我也不得不會。」

當戶最後用一句話作為結尾,他沉聲說道:「我現在想回到朔方大城,我的家,你們有願意隨我去的,就站在城門右邊,不願意去的,就站在城門左邊,我會留下糧食在城裏,你們可以之後可以拿了糧食再走。」

城左的奴隸寥寥無幾。

他走下城牆,高准嘆著氣對他說道:「何萘兄弟,你真是選了一條頂難走的道。」很快,我們便開始了各自的行動,伴隨著楚青雲將無人機起飛,我坐在車內也基本看到這北崗山的情況。

其實這北崗山只是一個主山的稱呼罷了,在北崗山以北還有數百座山頭,不過再進就是深山了,一般很少有人會進去,一來是因為地勢險峻,二來是這北崗山的詭異傳說那可是太多了,我不是本地人都沒少……

《陰屍帝命》511章第三主峰 唐淵將視線盯在那個無人飛機上。

在那圓球狀的身體上,還安裝着一個方形的顯示屏。

在那塊顯示屏上,正畫着一個X的標誌。

很快。

它便飛到唐淵的面前。

「你好,我是X。」

「嘰嘰嘰……」

黑雀在唐淵肩膀上指著無人機蹦蹦跳跳的,非常不滿。

沒有搭理黑雀。

X的名字在唐淵初次加入超自然快速反應部門的時候,就已經聽說過了。

「記得當時,還是在那個字母連環殺人案那裏。」

雙眼微微眯起,唐淵心裏想。

「對方難道不是一個簡單的顧問嗎?」

他對X的了解不是太多。

那是因為在唐淵成為靈能師之後,就不認為自己會和這一些類似於偵探的角色之間,再產生太大的交集了。

所以在私下裏,也有意無意的忽略了這些信息。

但是現在。

「你設計這一切,到底有何目的?」

「抱歉,有一個案子招不到人,我覺得你們不錯。

想要先了解一下你們的實力。」

還是那經典的電子合成音,很難讀懂對方的情緒。

「什麼案子?」

如果只是普通的案子的話,在唐淵的能力範圍之內,唐淵倒是不介意順手幫一下。

他需要大量的積分,來幫助自己成長。

但唐淵最討厭像這種,在背後偷偷摸摸算計他人的行為。

這種感覺讓唐淵非常的厭惡!

「現在,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鼻子輕嗅。

「在這台無人機上,至少留有三種不同的味道。

而且還有一些,私人改裝的痕迹。」

「換句話說,**或者**所熟悉的人,改裝的可能性很大。

根據殘留在這台無人機身上的氣味,在墮天使形態之下,我有把握在30分鐘之內,將他從滄海市裏搜出來……」

「當然,如果對方現在還留在滄海市的話……」

唐淵的動作並不明顯,以防X看出些什麼。

……

同一時刻。

在一輛黑色的轎車裏。

Previous Post
同時,隨着靈見在看到李小曼后,他也想起了林佳。
Next Post
雖然胖子身上的手雷很多,但一個人所能攜帶的手雷畢竟有限,面對這成百上千人的圍攻,得多少手雷?估計全扔出去,也炸不完。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