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lanqiushaonianwang.cyou 300 true 0

李艾空深吸一口氣,隱約覺得這個李天昊不簡單,好像總是做出一些偏激的事情來掩飾自己的才華。

0 Comments

李艾空閉上了眼睛,開始沉思著。

良久,他睜開了眼睛,雙目之中帶著精光。

「既然已經死了那麼多人了,那麼你們也死吧!」

李艾空起身坐起來,他在黑夜之中打開了燈……

李天昊此時在一處租的房子內,擺弄著許多鋼鐵,那些鋼鐵有手臂,還有一些護甲,很是巨大。

「叮叮叮。」

此時李天昊的手機響起。

「喂。」

此時李天昊接著電話。

「李艾空出發了。」

電話那一頭傳來的一個聲音,讓李天昊精神一震。

「出發!」

李天昊冷目一寒,掛掉電話后,他從床底下拿出了一些武器,便是朝著門外而去。

李月姍此時在屋內喝著薑湯,她輕輕的吹著,電話響起,是李艾空打來的。

「堂妹,你和九月的公司不是合併了嘛,我準備給你們投資。」

「來九月的公司吧。」

李艾空上來就是開門見山的說著。

「哦,堂哥,不用,我們自己應付的過來。」

李月姍拒絕著,對於李艾空,李月姍不想要有太多的牽扯,她總感覺李艾空這個人心狠手辣,不然也不會在短時間內驅除家族很多高層。

「來吧,我都帶上現金了,半個小時內趕來。」

嘟嘟嘟……

李艾空說完,便是掛斷了電話,李月姍深吸一口氣,她不想去,但是無奈,誰讓李艾空現在是家主呢。

李月姍稍微梳妝打扮了一下,便是朝著李九月的公司出發。

很快,李月姍便是到了李九月的公司。

李九月正坐在公司內的沙發上喝著咖啡。

「哎,月姍姐姐,你來了呀,來坐下。」

李九月看到李月姍來了,顯得特別熱情,連忙招呼李月姍來坐。

李月姍坐下,臉上強擠出一抹笑容,她現在是在高興不起來,反而有些抑鬱。

李月姍端起咖啡就要喝。

「月姍姐,別喝。」

李九月的手按住了李月姍的手,李月姍疑惑,不知道為什麼李九月會阻止她,李月姍沒有多想,便是放下了咖啡。

「千萬別喝嗷。」

李九月再一次告誡著李月姍,李月姍心思飄忽,不知道聽進去了沒。

不多時,李艾空的車子便是開來,他優雅的下車,手中提著一包東西,臉上帶著溫潤如玉的笑容,身邊跟著幾個黑衣人。

「來了呀艾空堂哥。」

李九月臉上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對著李艾空揮舞著小白皙的小手。

李艾空以微笑回應。

「哎呀,艾空哥哥,怎麼響起給我們投資了呀?」

李九月招呼讓李艾空坐下,臉上帶著笑容,為李艾空倒下一杯咖啡。

「唉,這不是看你們挺不容易的嘛,家族又有大難,我就想著用我私人的錢財資助你們。」

李艾空說著,李月姍詫異的看了李艾空一眼,這麼多年,李艾空可沒有在錢財上資助過她們,並且根本不知道李艾空的真實家底是多少。

「哎呀,太好了,艾空哥哥,喝咖啡,我太窮了,沒有什麼名貴的紅酒,只能請你喝咖啡了。」

李九月端起咖啡,敬著李艾空,李艾空微微一笑,便是輕珉了一下面前的咖啡,李九月看到后,眼中出現一抹狡黠。

李九月見李艾空喝下,便是心中安寧。

李艾空也緩緩的坐下,他的手下對著李艾空微微點頭,意思是這裡沒有其他人,可以動手。

李艾空眼中的光芒便是變了,李艾空對著手下一揚頭,幾個手下便是一下子抓住了李月姍和李九月。

「啊!幹什麼?」

「艾空哥?」

李月姍被兩個人抓住胳膊,死活反抗不了,李月姍便是驚慌了起來,李九月還好,因為她早就有心理準備。

「幹什麼?」

「這還不明顯嗎?」

李艾空的語氣變得陰沉,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他打開了皮箱,皮箱里放的不是錢,而是針管和藥劑。

李艾空拿出一根針管,抽取了一些透明的液體。

「你這是幹什麼?」

「堂哥!」

李月姍更加驚慌了,看著李艾空拿著針管,雙目睜的大大的,李九月倒是冷靜無比。

「你們錯就錯在兩個公司合併在了一起,你們嚴重威脅了我的地位。」

「阻擋我的人,都要死!」

李艾空嘴角揚起一抹邪異的笑容。

「你……」

李月姍呼吸粗重,她掙扎著,但是身邊的兩個男子死死的抓住她的胳膊,讓她反抗不了。

「老奶奶是你殺的!」

李九月的目光帶著仇恨,眼眶已經紅潤了,她問著李艾空。

「誰讓那個老不死總是不死,都九十歲了,還霸佔著家族大權!」

「我今年都二十五了,在等她十年再死,我都三十多了,我怎麼可能等到那個時候。」

李艾空雙手張開,臉上帶著陰險。

「真的是你!」

「你個混蛋,王八蛋!欺師滅祖,是你殺了奶奶!」

李九月一下子情緒就失控了,拚命的朝著李艾空衝去,但是身邊的兩個男子讓她無法觸及到李艾空,李九月尖叫著,徹底哭出來。

她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真的聽到這個消息后,她還是承受不住,李艾空殺了老奶奶,這比她知道葉飛殺了老奶奶更加心痛。

李月姍腦袋嗡的一下,她看著李艾空,完全不可置信,同時,內心對葉飛更加愧疚,她現在都記得葉飛在虎頭鍘之上那絕望的神情。

「原來,我真的錯怪了他!」

李月姍也流下了悔恨的淚水,她錯怪了葉飛,原來葉飛才是最清白的那一個,她把她最愛的人給弄丟了。

「行了,行了,別哭了。」

「等這個針打進你們的血管內,你們三分鐘就死了,放心,沒有一絲痛苦。」

「月姍,你的死,我會安到葉飛頭上,你的公司,我也會接手,讓你父母,告老還鄉。」

李艾空臉上帶著笑意,他沒有一絲的憐憫,有的是那可怕優雅的目光,這一刻,李月姍感覺李艾空就是那披著羊皮的狼。

李艾空朝著李月姍走去,一手拉住李月姍的手腕,準備為李月姍扎針。

「啊!」

李艾空忽然捂著肚子一下,他往後退了兩步,皺著眉頭。

「啊!」

李艾空一下子癱坐在地上,整個人渾身無力,還伴隨著肚子劇痛。

李九月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那杯咖啡有毒……」 給了獨孤博武魂殿的牌子,吩咐了一些事,讓他繼續在這裡照顧冰火兩儀眼。眾人回往武魂城。

回到武魂城,分了一株固本培元的九品紫芝送與鬼魅。叫來了胡列娜三人。

「娜娜,這株仙品望穿秋水露,對眼睛有很大的提升,你吸收了它。邪月,這株八瓣仙蘭,藥性最柔和,也最醇厚,吸收容易。焱,雞冠鳳凰葵,對火焰有很高的提升。你們三人現在吸收吧。」

比比東平時比較冷酷,也只有對胡列娜說話時,有著些許溫情。比比東的眼睛很好看,迎光時是粉紅色,逆光時是淡紫色。轉過頭望向岡特的眼睛,又讓岡特著迷了很久。「綺羅鬱金香,岡特你吸收了吧。」黃色的花瓣,綠色的莖葉,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碰到比比東手心的那一瞬間,心裡想著好開心,握住比比東手中的莖葉,心裡感謝了一聲老師。比比東神色沒有任何變化。

四人盤坐在比比東面前約一個時辰。胡列娜睜開眼睛,好像有粉色的煙霧在眼睛上繚繞,「老師,我突破了,二十級大魂師。」「嗯,恭喜娜娜了。」比比東嘴角一抹淡淡的微笑,胡列娜在比比東心中,就像她女兒一樣。至少,在沒喜歡唐三之前。

不到一會兒,邪月和焱也突破了,三人實力本就相差不大,都到達了二十級大魂師。岡特磨磨蹭蹭的也到了十五級魂師。安排三人跟隨菊斗羅獵取魂環。教皇廳安靜的又剩下了比比東二人。

『老師,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穩固羅剎神力,獵殺十萬年魂環。」

『噢~這樣呀』岡特想著,自己對比比東也不是很重要,現在能提供的情報也差不多了。實力上也很弱小,根本不能幫助她什麼,唐三後期的崛起速度越來越快,自己肯定是追不上吧。獃獃的胡思亂想著,感覺到一隻溫暖的手拍在了岡特的頭上。

『老師』恍然間看著只有半臂遠的比比東臉龐,心裡湧上的喜悅,7歲少年的身體,也沒像胡列娜他們每日風吹日晒的訓練,柔嫩的皮膚慢慢的臉紅『要是能娶到老師就好了。』

本來比比東還想安慰一下岡特,聽到他心裡的想法,慢慢眼神就冷了下來。「去修鍊吧,我也要打坐了。」

『奧~····啊啊啊剛剛的想法老師聽到了吧』岡特腦子又亂了。而後就感覺一道魂力把他擊飛,『老師肯定聽到了,社死。』

······

砰!岡特又被打倒在地,不知道是不是對岡特的替身胡思亂想進行懲罰,還是覺得他一個輔助系魂師需要有點自保之力。岡特被安排一個武魂殿的魂師進行技擊練習,小胳膊小腿的怎麼會打架啊,上輩子打贏了賠錢打狠了坐牢。現在只能被動挨揍,不會說話,心裡憋屈抗議也說不出來。只能被訓了半天,姿勢,體能。岡特也算是正式有課了。

······

「老師,娜娜的第二魂技叫狐魅也是魅惑類的呢!」胡列娜三人回來后,獵殺魂環回來后,胡列娜就迫不及待的跑到比比東的身邊。對於胡列娜來說,比比東亦師亦母,把她和哥哥從孤兒院帶回來,比比東的恩情,這輩子她也還不清的。

Previous Post
於是他展開了調查。
Next Post
他站起來,大聲的道:「好,既然如此,那小人就斗膽挑戰一個對手了。」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