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458 654 528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相比偏居一隅、實力強大的獸人王國,人類文明顯然覺得荒野中無制度無規矩的土著部落更好欺負,同時還能打通北上塔倫大陸的通道。

漫長時間裏,人類王國與荒野的邊境一直都在往外擴張,從有記載的一萬多年前希爾王國邊境獅鷲堡,到現在薔薇公國與荒野交界的刺玫城,兩者之間的距離便已經有了一千多里,這便是人類王國一直無休止往荒野侵蝕的後果。

在蔓莎城建立起來之後,荒野土著們在自然神系的引導下,在薔薇公國邊境的草原上,扶植起了3個超大型的人馬部落,他們互相聯合起來完成了對人類文明的封鎖,至少在這將近萬餘年中,人類王國國面向荒野的版圖,就再也沒有往前擴張過哪怕一里地。

而在其他三大王國與荒野的邊境間,除了精靈王國邊境有着塔干沙漠這一天然的自然屏障,其他兩處邊境,則各有一個超大型的荒野土著部落駐守,就是為了遏制4大文明對荒野的入侵,維持大自然脆弱的平衡。

從一開始,自然神系的神祗們就是把蔓莎城打造成了蔓莎荒野的中樞大腦,而被它認可吸納的113個超大型荒野部落,則是它分散在荒野的軀幹四肢,維持着荒野最基本的穩定。這就好比一個城邦制聯合王國,蔓莎城是這個王國名義上的首都,也承擔着重大事件協商、處理的責任,而底下的一百多個部落則是獨立的城邦,擁有很大的自主許可權,並不直接接受蔓莎城的統治。

當然,這屬於5大神祗體系最深層的秘密,其實不僅艾倫無從知曉,就是自以為了解蔓莎城來由,炫耀着給艾倫解釋的雷德爾,也根本不知道,哪怕他本就是自然神系的一份子。

不管如何,蔓莎城這個荒野的明珠,終於在艾倫眼前展露出它獨有的魅力來。而自從踏足這座城池那一刻,艾倫心中便有了一個更高的追求與夢想。 「哼。」

安彤鼓著腮綁子,在南安都沒輸過,這會輸給了姜荷,她心裡是不服氣的,卻也不是輸不起,她走上前,看著姜荷那嬌小的身形,道:「雖然我這一次輸了,但是以後,我肯定能贏你的。」

「隨時奉陪。」姜荷落落大方的回答著,燕九都誇她,騎馬的天份很好,再加上今天的馬兒,格外給力,特別是馬兒額前那一道閃電的標誌,更讓她覺得親切,和燕九的閃電挺像的。

「柳菁菁。」

安彤離開之後,楚雲舒忽然就叫住了準備悄悄離開的柳菁菁。

「你不會是想要賴賬吧?」楚雲舒清脆的聲音響起,她的聲音可一點都沒壓低,沒給柳菁菁留半點面子。

柳菁菁當眾提姜荷第一次來圍場,又提騎馬的事情,擺明了看不起姜荷,既然這樣,楚雲舒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好臉色。

「不就一百兩銀子嗎?」

柳菁菁的唇抿成一條直線,心裡疼的厲害,同時,被所有人注視著,如果換一個場景,她肯定會高興的,可是現在,她只恨大家別看著她,丟人極了。

「怎麼會是一百兩銀子呢?我和姜荷一人一百兩兩,你要給我們二百兩銀子。」楚雲舒在『二百兩』幾個字上,講的格外的清楚,笑容燦爛的,她看向一旁的九公主道:「九公主,我說的沒錯吧?」

「沒錯。」九公主點頭,她道:「菁菁,你確實答應輸了給二百兩。」

「一人一百兩,我也沒說錯。」柳菁菁才不會承認她捨不得給銀子呢,讓丫環拿了銀票送遞上前,她是一點都不想看到楚雲舒得意的樣子,柳菁菁道:「姜姑娘,想不到你是深藏不露。」

「今日可能運氣好。」姜荷笑了笑,似沒聽出她的言外之意一般。

九公主生怕她們打起來,果斷的讓大家都回去休息了。

楚雲舒和柳菁菁兩個人一向不對頭,柳菁菁的姐姐是宮裡頗為受寵的榮妃,從前還有一個蔣夕瑤,三個人一見面,就要互相懟一翻的,如今少了蔣夕瑤,沒想到,兩個人依舊是能吵起來的。

「小荷,原來你騎馬這麼厲害,居然不告訴我,害我替你白操心了。」

回去的路上,楚雲舒別提多高興了。

「你也沒問。」姜荷摸了摸鼻子,道:「對了,還有今兒個這匹馬很好。」

她給馬兒餵了帶靈液的草料,摸著馬兒額頭前的閃電標誌,覺得親切極了,要不是馬兒配合的好,她怕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你,當真不知道馬兒是誰的?」楚雲舒一頓,疑惑的看著她。

姜荷靈光一閃,不確定的道:「不會是燕九的吧?不是,他的馬不是在京都嗎?」

楚雲舒此時才肯定,她沒認出是燕九的馬,她斜睨了她一眼,道:「枉你騎馬騎得這麼好,連誰的馬都認不出,我要是燕凌,都替他不平,白做好事了。」

「可是,馬鞍換過了,我也沒分出來來。」姜荷莫名有些心虛。

「行了,燕凌絕對不會生氣的,看著你這張臉,再大的氣,也氣不出來呀。」楚雲舒打趣的說道:「唉,我要是一個男人就好了,把你娶回家,絕對走上人生的巔峰,成為人生贏家。」

「呵呵。」

姜荷淺笑,挑眉:「郡主,要不,你穿回去,做個變x的手術,再回來?」

「我要是能隨意的穿來穿去,我還愁個毛線?」

楚雲舒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就算給她機會穿回去,她也不會走的,在現代,她一個想要見的人都沒有,可是在西楚,她有疼的爹娘,哥哥和嫂嫂也是相處的和睦,還有她最愛的人。

「對了,你看到孫芷柔了嗎?」楚雲舒八卦的說道:「今天我們說話的時候,孫芷柔就像是一個邊緣人物一樣。」

姜荷看了她一眼,說:「雲舒,所以,你就是嫉妒。」

「切,誰嫉妒了,我的出身,也不是她能比的。」楚雲舒一臉驕傲。

姜荷默默的沒有戳穿她,也不知道誰嫉妒她和陸錦書議親呢,嘴上說要和陸錦書成為陌路人,實際上呢?

唉,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能想通。

南安的使者,什麼時候才獻血參啊?

「可惡!」

柳菁菁回到屋子裡,將茶具全砸了,人前那名門貴女的模樣,在此時,全部都被憤怒給填滿了。

砸完了茶具,她還不高興,還要砸東西。

「姑娘,使不得,這不是柳府。」丫環提醒著,這裡是京郊的圍場,柳菁菁真把賬蓬里的東西全部砸了,到時候,姑娘的名聲還能要嗎?

「哼。」

柳菁菁抬手甩了一個巴掌。

丫環直接跪了下來。

「賭彩頭的時候,你怎麼不知道拉著點?」

「不是說姜姑娘是一個鄉下來的姑娘嗎?怎麼騎馬就這麼厲害?」

「連南安的長公主都比不過呢?」

柳菁菁越想越不服氣,兩百兩讓她心疼,丟掉的面子,卻讓她覺得比打她一巴掌還要難受呢!

……

夜。

楚雲舒試了姜荷身上騎馬裝之後,怎麼都捨不得脫下來,最後,姜荷只好拿楚雲舒的衣服,連夜改成了騎馬裝。

漆黑的林子里。

「少爺,吳王……」華笙正想說,吳王那邊暫時沒有任何動靜呢,就聽到吳王的聲音了。

燕九立刻朝著旁邊的樹林里躲起來,今天的他,穿著一身暗青色的衣服,在這漆夜的樹林里,還真是不顯眼。

華笙摒氣凝神。

「查清楚了嗎?那姑娘是誰?」吳王的聲音響起。

隨即,是另一個男聲,「殿下,查清楚了,今兒個騎馬第一的姓姜。」

「姜?」吳王喃喃道:「京都好像沒有哪位官員姓姜啊。」

「她不是京都官員的女兒,是顧將軍的義女,燕家的那位出身鄉野的準兒媳。」

「什麼?燕凌的未婚妻?」

吳王蹙起了眉,道:「燕凌看著就不是長壽相,這如花似玉的姑娘,真是便宜他了。」

吳王冷哼一聲。

躲在暗處的華笙:你才不是長壽相,你全家都不是長壽相。

不對,吳王全家,豈不是還包含當今皇上?

呸呸呸,吳王瞧著就不是長壽相。

【作者有話說】

哈哈,今天是不是很早?等下還會有一章呢!

。【歡迎來到魔性都市。】

【此次任務定位地點為『斯坦索姆』。】

【這將是你進行的第九次任務。】

【是生存還是死亡……】

【燃燒軍團的遠征還在繼續,黑暗中的卑劣者正在謀划著什麼,光輝正義的王子帶領著他的團隊巡視著王國的邊疆,暗流涌動,這個世界的未來又將如

《歡迎來到魔性都市》第一章:斯坦索姆【4000】 小貓靠近了她才看清,是一隻短腿小貓,不算太臟,想來應該不是流浪貓。

這小傢伙是和主人走散了?

路燈壞了,到處都是一片黑。

要不是這小傢伙叫,她還真發現不了它。

凌然本來都打算回宿舍了,可看看懷裏的小傢伙,算了今晚還回寵物店吧。

「小傢伙,遇見我真是你的幸運。」

【宿主,它幸不幸運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你可能不太幸運。】

凌冉:「?」

【看到那邊停著的車了嗎?這黑燈瞎火的,路邊還莫名停著一輛車。很可能是壞人!】

凌冉抬頭看了一眼,還真是……

此地不宜久流。

而此時坐在車裏的男人,卻眯了眯眼,「那個女人懷裏是不是抱着什麼東西?」

前面的司機嘆了一口氣,「三爺,您該不會是懷疑她抱着您的貓吧?」

「嗯。」男人薄唇微抿,吐出一個字。

「不會的,您的貓認生,我就沒見過除了您以外的第二個人抱過它。」

陸岑風雖然也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他的貓就是在那個女人的手裏。

「還是跟上去看看吧。」

老闆發話了,司機自然不敢說什麼,開動了車子跟了上去,一直尾隨着凌冉的身後。

【宿主,這輛車果然在跟蹤你,快跑!】

凌冉的心臟開始砰砰跳,不會這麼倒霉吧?

她加快了步伐,頭不抬眼不睜的低頭走,一副裝作沒看見的模樣。

她不敢跑,怕驚動了車上的人。

懷裏的小貓咪似乎是睡著了,安靜極了。

直到她回到了店裏,她才終於不再提心弔膽。

陸岑風眼看着她進了寵物店,這才放心,看來自己的貓應該是被她撿到了。

「老王,我要下車逛逛。」

「啊……?哦,哦好。」

司機老王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三爺竟然主動要求下車逛逛?

三年了,自從三爺出事以來就一直足不出戶。

剛才要不是他一不小心打開了車窗,讓三爺的貓溜了出去……

不過這樣也好,最起碼三爺終於願意下車逛逛了。

老王從後車廂取出了輪椅,陸岑風靠着自己的臂力坐了上去。

他是殘了,但並不等同於他廢了。

這種小事他還用不着旁人幫忙。

老王本打算推他的,但是陸岑風拒絕了。

他自己操控著輪椅進了寵物店。

「歡迎光臨。」凌冉見有人進店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您好先生請問您需要點什麼呢?」

她神色自然,絲毫沒有因對方是殘疾人,而用異樣的眼光去看他。

陸岑風看着眼前的女人,一副大學生的妝扮,懷裏還抱着一隻沉睡的小貓咪,她的眼睛純粹而明亮,看向他的眼神沒有憐憫、同情、鄙夷……

那一刻,竟然讓他有一種,他只是一個正常人的錯覺。

凌冉被他看的一愣,還以自己臉上有什麼東西。

「先生?」

她出聲打亂了他的思緒。

他看着自己的貓在別人懷裏睡着,一時心情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