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lanqiushaonianwang.cyou 300 true 0

看電影的前半段,倆人彼此都專註的看電影。

0 Comments

直到電影進入了高潮部分,貝瑤感覺手掌被人緊緊握住,十指緊扣。

她偏頭看過去,忽明忽暗的光反射在那張英俊的臉上,鳳眸如同曜石般璀璨明亮。

葉旭也沒說話,幾秒后,倏地靠過來,手扶住她的臉頰,準確無誤得尋到她的唇。

前面是觀眾和影片里傳來的聲音。

他們就在後排角落裏,安靜溫柔的親吻……。 不僅不生氣,還轉而安慰起沈嘉曜:「沒事,不過沈總身體不好,要多多休息。」

「沈總?」沈嘉曜咂摸著這兩個字,抬眸過去,「看來細辛還是生氣了,都叫我沈總了,這麼生疏。」

聞言,陸細辛無奈一笑,叫了一聲:「嘉曜。」

聽到這聲溫、軟又熟悉的稱呼,沈嘉曜一顆心砰砰直跳,歡喜得恨不得將陸細辛壓在床上,告訴她真相。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裝模作樣地點了下頭:「嗯,這才對。」然後忍著心頭的不舍,開口,「天太晚了,細辛早點回去休息吧。」

其實天一點也不晚。

折騰了這麼半天,陸細辛也累了,是而點頭:「好,我這就回去,你們早點休息。」

恢復正常的沈嘉曜是非常有風度的,雖然心裡思念在滴血,但仍舊風度翩翩地送陸細辛出門,還讓她在這邊好好玩。

然而,等陸細辛離開后,他立馬化作望妻石,頹然地倒在沙發上。

沈念羲跑到他身前,關心道:「爸爸,你病好了么?」

對啊,他還生著病呢?

小念羲的話提醒了沈嘉曜,他立馬開心起來,之前為了能和陸細辛睡在一張床上,他特意沖了個涼水澡,又吹了半個小時的風,總算是如願以償地感冒。

既然已經生病了,就要物盡其用。

他可以用擔心小念羲被傳染為由,讓細辛幫他照顧小念羲,這樣他就可以經常去找她了。

想到這,沈嘉曜拿出溫度計量了下、體溫,想知道自己到底燒到幾度。

結果才37度7。

沈嘉曜非常嫌棄,這算什麼發燒,難怪細辛讓他不用吃藥。

發燒度數太低,讓陸細辛幫忙照顧小念羲的想法就不成立了。

沈嘉曜目光轉到小念羲身上,琢磨了一下,開口問他:「你喜不喜歡細辛姐姐。」

怎麼問的這麼直白?

小男孩一下子就害羞了,小臉蛋紅紅的,半天才點了下小額頭。

「爸爸。」他抬眸,問了句:「你覺得細辛姐姐喜歡我么?」

沈嘉曜拿起水杯喝了口水,正在琢磨怎麼跟陸細辛拉進關係,就聽到小念羲的問話,他隨意點了下頭:「當然喜歡,不然怎麼會經常聯繫你。」

得到爸爸的肯定,小念羲開心壞了,漂亮的鳳眼泛起小星星:「爸爸,那你說細辛姐姐會答應做我的女朋友么?」

噗——

沈嘉曜那口水全噴了出去。

小念羲對噴了一點,十分不不滿意地擦了擦小臉,哼聲:「爸爸覺得細辛姐姐不願意做我的女朋友么?」

沈嘉曜抬手,捏了捏兒子柔軟的小臉蛋,開口:「我覺得,還是讓細辛做你的媽媽比較好。」

媽媽?

小念羲心跳快了兩分,眼睛瞪圓:「爸爸要跟細辛姐姐結婚么?細辛姐姐就是我的媽媽么?」

沈嘉曜沒說是,也沒說不是,只是道:「這要看你,能不能讓細辛喜歡你,答應做你的媽媽了」 這個時候看到溫行之,你要說不詫異是不可能的。

付夏往兩人曖昧的身影上看了看,吞了吞口水指了指他的手「宛宛,你們這是在聊什麼?」

季宛宛臉色一變,沒等她說話身前的人便開口了,「沒事,說了幾句私事。」面前女人緊緊地視線讓他似笑非笑的勾起了唇。

之間的事,付夏很想問到底是什麼事,可在某人清冷涼薄的目光下,那嘴還真說不出話來。

溫行之低頭親密地搭上了季宛宛的肩膀,感受到她突然僵住的身體,眉梢高高的掛著。

很隨意的拍了拍她的肩,「我和宛宛還有些事要聊,你們想去的話也可以一起。」

沒等溫錦歆表示,付夏先一步表示自己要去!

「你們倆先逛著吧,我和溫總還有些事要說。」季宛宛沉默幾秒后開口。

第一次她的語氣中帶了些不容拒絕。

付夏默默的笑了,故作什麼都不知道,用輕快的口穩「好啊,你們去吧,這個小姐妹就交給我了。」

溫錦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在大老闆和宛宛身上好像有一種大事來臨的感覺。

溫行之臉上掛著輕鬆愜意的笑容,付夏看到這個笑渾身的汗毛有些束了起來。

「那我先帶宛宛離開了。」

溫行之攬著季宛宛的肩膀離開,付夏眼睛在那雙手上就沒有離開過。

付夏內心是十分的複雜,她還以為溫行之在得知了人家是有夫之婦會放手。

她千變萬化的臉蛋讓溫錦歆忍不住叫她「他們人都走遠了,你還在看什麼。」

付夏瞧了眼無知懵逼的她,嘆息了一聲「你懂什麼,我現在正處於糾結之中。」

溫錦歆別了她一眼,拿起選中的幾件衣服就要結賬。

一旁的導購員還親切的給人說「小姐,今天我們店裡會員可以打七折,你看需要我們幫你開通一下嗎?」

付夏財氣沖沖的走過來掏出一張卡「不用,直接付款。」

導購員面不改色,笑眯眯地接下了卡。

溫錦歆抿直唇,她剛打算讓導購員拿回那張卡。

付夏就上上下下大量幾番還感慨一頓「我今天大發慈悲陪你逛街,還有什麼想買的我都替你付了。」

誰叫你特么被黎夜寒看上了,她還不趕緊給人捯飭上,說不定還因此得個好。

溫錦歆冷淡的臉上多了幾分異樣,最後沒在開口,既然這位大小姐今天這麼說,那她得讓她為這句話負責。

季宛宛看著地下停車場的這倆豪華轎車,最終嘆息一聲,在人貼心的替她拉開門后,坐了進去。

車子慢慢遠離繁華嘈雜的廣場,季宛宛側過頭看向車窗外。

當溫行之偏過頭看她,只能看到一片白潤瑩玉的側臉。

他漫不經心地啟唇「你就沒什麼想說的?」

季宛宛看著車窗外沒回頭,「你如果想說自然會說,我問了你難道會回答嗎?」

溫行之慢慢勾起了唇,眼底有了幾分笑意,「你問的所以問題,我都回答。」

季宛宛諷刺的笑了笑,嘴角上樣「那你告訴我,你會告訴顧欒嗎?」

溫行之眉梢微微上挑,揚起一抹慵懶的笑意,「如果你能管住我,我自然是任你拿捏。」

季宛宛胸口有些悶,腦子裡想了幾種急救的方案,可這都得建設在顧欒徹徹底底愛上她的前提之後。

溫行之看她像是在思考什麼,很體貼的問她。

季宛宛悶著不說話,只任有窗戶留得縫隙中吹散心裡的那股燥熱。

車在綠燈處停了下來。

季宛宛眼神一轉,旁邊的駕駛座赫然是她剛才心中一直再想的那個人。

季宛宛腦子頓了幾秒,立馬轉過身把車窗升起,心裡冒起了絲絲寒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眾人再次震撼,同時都是眼睛火熱,這樣的機會,誰不想遇見啊。

看着眾人的表情,尤其許半夏,瞪大眼睛說不出話,王磊感覺很是得意。

他傲慢地笑道:「我給你們說,對這些大人物來說,賺錢實在是太容易不過的事情了!」

「這個別墅區的項目,一直是我跟黃總合作的。」

「我在這個項目,賺了差不多八千萬。」

「黃總呢?他在這個項目,賺了幾個億。」

「而且,按照他現在的情況估計,這個項目做完,他差不多能賺十幾億!」

「呵呵,十幾億啊,許半夏,你們許氏葯業,這輩子能達到這個市值嗎?」

許半夏咬着牙不說話,她心裏惱火到了極點。

她知道黃良那賬肯定有問題,但她沒想到,黃良竟然這麼大膽。

周林感慨一聲:「這黃總,果然是個大人物!」

「老王,什麼時候,把黃總介紹給我認識一下?」

王磊立馬笑了:「周老弟,要是你想認識黃總,那實在太容易了!」

「黃總最喜歡跟你們這些金融才俊交朋友了!」

「哦對了,今晚黃總好像也在食為天,我看到他的車在外面停著。」

「我來聯繫一下,一會兒看看有沒有機會一起喝兩杯?」

周林立馬點頭:「好啊!」

王磊得意洋洋地拿出手機,打了電話說了一通,還着重介紹了一下周林的情況。

聊完,他掛了電話,春風滿面地道:「周老弟,你可真有面子啊!」

「黃總聽了你的事,說一會兒要親自來拜訪你。」

「他剛好有筆資金,現在用不上,想要找個好項目投資一下。」

「來來來,咱們準備一下,黃總馬上就到了。」

眾人都激動了起來,這場同學會,竟然能結識這樣的大人物,那實在是太好了。

這一刻,現場的女生們,都悄悄拿出化妝鏡補妝。而那些男的,也都在心裏醞釀着一會兒見面該說的話。

這樣的大人物,若是能留下點好印象,以後說不定還有機會跟着一起發展呢!【秀美閱讀】,海量好書等你看!

王磊端著酒杯,順便瞥了林漠一眼:「喂,小子,一會兒你們許家的女婿就過來了。」

「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下啊?」

Previous Post
「剛才明明就是你先指責他犯錯了,現在你又替他說話?」
Next Post
知道餓,是她判斷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的標準。之前傷痛的時候,只顧著疼痛眩暈,早就蓋過了飢餓的反應。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