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458 654 528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魯尼拿到球,他馬上面臨着極大的拿球壓力,無法轉身。

本德靠在他身後,謹防他轉身或者傳身後球,魯尼不得已之下回傳,找到邊路的朴智星。

韓國人剛剛拿到球,突然身邊一股強大的阻力傳來!

是齊策!

這次角色對調了,齊策成為了盯防朴智星的一方,上一場比賽,克洛普囑咐齊策按照平時那樣去施展進攻天賦,但這一場,克洛普只說了七個字。

「讓我們全力以赴!」

齊策自然知道是什麼意思,現在,沒有特殊的一個,只有多特蒙德球員,所有人都要執行戰術。

齊策回撤到邊路,和朴智星糾纏在一起,朴智星非常冷靜,從防守方變成進攻方對他來說肯定更加適應,朴智星連續幾個變向,但沒想到都沒甩開齊策。

齊策也是一口氣憋著要搶下球,終於,中路的支援來了,沙欣跑到邊上一腳向皮球懟過去,直接把球踢到了界外,化解了這次進攻。

齊策看看沙欣,隨意的伸出手和他擊了一掌。

場下,眼見這一幕的克洛普滿意的點點頭。

比賽剛剛開始,但他看到了他想看到的球隊精神面貌。

7017k 「這個禿驢….」青木若何翻開這部佛經,第一頁開始,便是直接記載了一式佛門的神通,而青木若何則是連看都不想看的接著往後面翻去,似乎是對於這部佛經不怎麼滿意。

先是翻了一遍下來,青木若何不由是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兩側,而後將這部佛經收起,乾脆是扔在須彌戒指的角落裡讓它吃灰去了。這佛經對於佛門來說是個不錯的寶貝,但青木若何想要的卻只是佛門拿來錘鍊神念、意志、道心的普通經書而已。

收起了經書,青木若何便是隨意的趴在了面前被擦的鋥亮的靈木桌子上,就這麼著,時辰便是到了卯時。而到了卯時,在後院兒休息的小二兒和后廚,便是要收拾、洗漱完備進到大堂和火灶房開始值工了。

「來一碗兒湯麵,一屜包子,再來盤兒冷拌靈蔬,要酸甜口兒的!」今日當值的後院兒小夥計才剛剛來到大堂之中,青木若何便是自桌上撐起身來,向著那被嚇了一跳的小夥計說到。

「得嘞!」這小夥計打心裡也是弄不懂,這眼前的修士老爺怎麼趴在桌子上睡著了,不過既然修士老爺發話了,那自己便是要去后廚吩咐了。於是乎,這小夥計立即就是先應了一聲兒,而後又麻利的跑回到了後院兒,向後廚吆喝去了….

不一會兒,這幾樣兒簡單的早點,便被之前的小二拿著一張大托盤給端了上來。青木若何看著小二將托盤上的湯麵、包子放在了自己面前,而後又很是貼心的拿著筷子把靈蔬拌好,待其弄完之後這才是緩緩的吃了起來。

「客官,冷拌靈蔬這菜可是要快些吃的,否則掛在靈蔬上的湯汁便是會重新的沉到下面兒,如此就沒滋味兒了。更何況吃慢了,靈蔬也會跑湯兒,不僅影響口感還會沖淡這道菜的風味兒。」青木若何緩緩的吃著手上的包子和碗里的湯麵,那小二見其只是偶爾的才吃一口盤中的冷盤,便不由是好心的向他提醒了起來。

「你們這裡的冷拌靈蔬,不用油封,難不成還不使鹽微微的漬一下子么?」聽得那小二所言,青木若何不由是將口中的湯麵咽了下去,轉過頭來向他問到。

「客官啊,若是放在中午,這靈蔬肯定是會用油封一下子再拌的。而到了晚上,后廚便會使用鹽漬、洗過後過再拌湯汁,可唯獨早上,這菜只能是原汁原味兒。大早上的就應該來一些輕口兒,吃的多油多鹽,可不太好。」小二坐在遠處,聽得青木若何問了,便是笑呵呵的朝他遠遠的解釋說到。

「這倒也是。」青木若何點了點頭,便是沒有再多計較,只是又重新的緩緩吃了起來。不過這早飯在吃到一半之時,花濃則是從樓上給慢悠悠的走了下來。

「花前輩,你可算醒了!」在下樓之前,青木若何還特地的看過花濃,但卻沒料到只是吃個面的功夫兒,花濃便是自昏迷中醒了過來。此番看著花濃走下樓來,青木若何不由是有些欣喜的向他。

「我這是昏了多久了?」花濃自樓梯上走下來,而後便是來到了青木若何所坐的桌子之前,在坐下來以後神色有些無氣的向他詢問講到。

「差不多小半個月了。」青木若何略一做想,之後便不太確定的跟花濃講了起來。

「小二,來一盆山珍嬴魚湯,山珍要稍微補一些的,再來一張軟些的薄麵餅!」先是回答了花濃的話,接著,青木若何則是再次使喚起了才剛坐下的小二。

「客官稍等!」那小二聽得青木若何言語,便是再次的跑回后廚,去跟在火灶上的廚子說去了。

「花前輩,先吃些包子和靈蔬墊一墊肚子。」小二走後,青木若何又是自身旁的靈木籠里取出了一副筷子遞給了花濃,示意他先吃些東西,用其中的靈氣滋養一下身體。

「藍羽他們來了以後,這件事情是怎麼解決的?」花濃點了點頭,將青木若何遞過來的筷子接下,而後吃了一口靈蔬,又自蒸籠里抓起一個肉餡兒的包子問到。

「算是不了了之了,不過血心道友告訴我,七情六慾魔宗的宗主倒是被孽海給傷的不輕。據血心道友所言,過來討要七情道旗的七情六慾宗主渾身開裂、精血外漏,差點兒死在孽海的手裡。」花濃這麼一問,青木若何則是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向著他講起了這件事情的結果。

「這魔功能保住就好….」花濃聞言,不由是點了點頭,總算是鬆了口氣。能讓藍羽不了了之的事情,那血谷便是肯定沒有吃大虧的。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花濃便不再說話,轉而是一口一口的吃起了手上的包子和盤中的靈蔬。等著一籠的包子和一盤兒的冷拌靈蔬吃完,青木若何便是又自周圍的柜子上拿了些免費的粗略點心,與花濃就著清露繼續慢兒慢兒的吃了起來。

一等就是許久,漸漸的天光便已經放早,開始有著搬血境和洞天境的自床上起身,向著樓下的大堂而來,準備吃些早點了。而這些人走在樓梯之上,見著花濃醒來,也不由都是頗為歡喜的遠遠就朝著其行起了弟子對於長老的禮數。

「又不是宗門裡,況且也無什麼大事,就不要這麼多禮數了,先吃飯再說。」花濃見著這些個弟子給自己行禮,不由皆是擺了擺手,叫他們先下來再說。

就這麼的,自卯時四刻開始,這客棧里的后廚便開始忙碌了起來。而青木若何給花濃點的小補飯食,也是在沒多久之後就被那放在托盤裡小二給端了過來。

「我吃不了這麼多,你小子也來點兒。」望著眼前的這一大盆嬴魚湯,花濃不由是笑了起來,掰開了半張大餅遞給青木若何,示意他跟自己一起再吃一些。

「再來一份兒大盤兒冷拌靈蔬,還是酸甜口兒的,靈蔬同樣是要補一些的。」青木若何接過餅來,也是輕輕的笑了起來,再次的朝著那忙碌的小二吆喝了起來。讓那小二自百忙之中,更忙了一些。而後青木若何便是跟著花濃,一起吃了起來。

「這靈玉菇可是好東西啊,以前年輕的時候兒,可都是不常能吃的。」花濃自湯盆里舀起一塊兒白玉般的菌子,就著勺子中的湯放到了自己面前的碗里,就著大餅吃起來,笑呵呵的說著。

「花前輩多吃些嬴魚。」青木若何也是舀了一塊兒靈玉菇出來,兩人誰也未曾去碰那湯盆里的兩尺嬴魚,都是在有意的謙讓著。

「你這小子,我要是不吃,看你這樣子也應該不會下口。」花濃無奈的笑著,而後便是用筷子自那盆中的嬴魚之上弄了一大塊兒肉下來,示意自己已經是吃了第一口。

「前輩的傷勢方才見好一些,這嬴魚多吃為妙。」見著花濃下口,青木若何便也用筷子撕了一塊兒魚肉下來,與手中的半塊兒餅子一起吃了起來。

兩人吃著這桌上的山珍嬴魚湯,青木若何由於是只有半張餅子,便是很快的就將將手中的餅子給吃完了。其在吃完了餅子之後,便不再去動桌兒上的湯羹,而是坐在一旁發起了呆來,這一吃飽,就很容易犯困。

而花濃也未要求他再多吃一些,反而是一直都在等著血神子下來,想看看血神子這些個天里有沒有懈怠修行,或者是又有何進步。順帶著,將這小補的嬴魚湯也給他吃上一些。

「血神子那孩子怎的還沒有起來?自我昏迷之後,那小子在搬血境的比試中拿了個什麼名次,有沒有怠於修行?」花濃自大堂中吃著眼前用來給他補充靈氣的湯羹,在吃了一段兒時間之後,也沒見著血神子下來,於是乎,便終於是等血神子下來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他這些天都是住在萬魔廣場的,自打前輩你昏迷之後,他在比試完了之後便是對修行極為的用功。」花濃髮問,青木若何便自然是要跟他解釋清楚,但這一解釋,花濃便是有些心疼了。

「那我可得吃的快些,去看看他這些個時日里究竟是有何進步了。」得了青木若何的回答,花濃在心疼之餘,也是不再緩緩的吃飯。其很快的吃完了手中的一張半大餅,而後又是吃凈了盆中的嬴魚和山珍、魚湯,甚至於是那一盤兒冷拌靈蔬也是沒有放過。這都是青木若何的心意,花濃自然是不會剩下的。

「小二,再來一籠包子、一碗兒湯麵,要一份兒普通的冷拌靈蔬和兩塊兒帶葷餡兒的油炸脆餅,另外再來個醋口兒、醬油的炸蛋,這些我要裝好帶走!」一直等到花濃吃完,青木若何這才是又像那剛剛才歇下的小二吆喝起來,弄得那小二連摔盤子的心都有了。

當然了,青木若何之所以等著花濃吃完時才向那小二再點些早飯,這其中主要還是為了能讓花濃吃完之後能夠好兒好兒自凳子上歇一會兒,緩一緩自己的身體….。嬌嬌被凶了一下,委屈的癟癟嘴,卻也不撒潑。

見玉姝笑眯眯的看着她,只好拱了拱小腦袋,小聲撒嬌道:「娘,想吃!」

軟軟指著干鍋里的小丸子道:「有,姐姐吃!」

她的意思很明顯,鍋子裏還有,姐姐可以吃鍋子裏的。

……

《鳳臨朝》第1140章皇室隔代親! 司錦臣抬手揉揉女孩子的髮絲,恰好,眾人也都拎著成果回來了,采蘑菇小分組則是采了兩大籃蘑菇,至於捕鳥小分組,雖然說沒有捕到鳥,卻拎著半桶魚回來。

九月笑了笑接了過來,司錦臣則是和陸知衍過去處理魚了,幾個女孩子湊在一起,將蘑菇處理乾淨。

這一頓飯雖然沒有那些大廚做的精緻,卻充滿了人間煙火氣息,山林里滋潤的蘑菇格外甜美,而泉水養大的魚兒更是鮮美,這算是在那個燈紅柳綠的城市,所吃不到的山珍海味。

……

「天,我本來以為這幾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人什麼都不會,現在發現是我太笨,哭了。」

「若是能約上幾個好友向她們一樣去旅遊野餐,也算是一個難忘的回憶吧。」

第二天,眾人就迎來了一個新的任務,導演在攝影棚里,拿著麥和大家對話。

「今天給大家準備了一個新任務,在你們面前的桌子上分別有三張紙,大家每個小組拿一張紙,前去村子裡面兌換物品,獲得的物品價值最高的那一小組,將會在下一次任務當中獲得特殊的獎品哦。」

喻言看著面前的紙,很好,這就是一張最普通不過的紙了,你確定讓我們去村子裡邊換物品還能換出來?若是在國內的話也就好說了,這幾個人畢竟是出名的,可是現在可是一個國外偏遠小鎮呢。

喻言感覺到了『鴨梨』!

村外果然停了一輛大巴,眾人就帶著這張珍貴的紙前去小鎮了。

喻言看著薄薄的紙發愁,拉著陸知衍走在馬路上,有點無奈,這時耳邊傳來一個清亮的女孩子聲音,「啊!你是喻言么!」

喻言聽到了自己的名字,這才抬頭,她忽然發現,眼前並不是一個金髮藍眼睛的美女,而是和自己一樣的中國女孩子,「我是喻言。」

小女孩瞬間就激動了,眼睛都變得晶晶亮亮的,「我是我是你的粉絲!我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你,你上一個發布會,因為我在國外求學就沒有去,我還覺得好可惜呢!」

喻言一下子就笑了,這種在異國他鄉能碰到一個熟人的感覺真的很好,「謝謝你喜歡我哦,不過現在還是學業重要,而且一來回的機票也很貴呀,所以不要總想著過來看我,我可以去到你們的城市看你們,你也可以等學業有成,回國之後再來看我。」

小女孩立刻就點點頭,「言姐,我能要一張你的簽名嗎?」

喻言二話不說,直接給女孩子簽了個名,「誒,要不用點東西換一下~」

小女孩想要把手上的表摘下來,喻言卻拿走了她手裡棒棒糖,「這個就行,謝謝啦。」

……

「噗,一張紙換一個棒棒糖不虧。」

「嗚嗚嗚,姐姐真的好殺我呀,那句我去你們的城市看你,天呀!母愛變質現場!」

喻言走在馬路上,這猜想明白一件事情,要是讓他們用三張紙去換物品的話,可以說是難上加難,而且導演組也沒有說他們三組之間不可以合作一下吧?

喻言說干就干,直接就拉著陸知衍去找那兩對了,果然就發現她們四個人也在找他們,原來這幾個人的想法都是一樣的。

「我們雖然可以合作,但是三張紙也換不了什麼東西吧?」

這個時候,喻言看到了旁邊有一家賣樂器的,心生一計,直接就拉著幾個人走進去了,她剛剛就發現那樂器店裡面有古箏,就證明十有八九老闆是一個中國人,果然,迎面走來的是一個穿著旗袍的古典美人。

老闆一看到眾人就激動了,畢竟這些人在他們那裡都是舉足輕重的,「天啊,你們這是來錄節目的嗎?」

喻言笑嘻嘻的走過去,「是呀,老闆,我們現在有一個任務,需要用一下你的場地不知道可不可以呀?」

「當然可以啦。」

片刻之後,幾個人拿著各自順手的樂器走了出來,而彈窗直接懵了。

「啊?本來以為這幾個人不顧節目組的規定直接合作,已經算是夠牛的了,沒想到這是要搞一場小型音樂會嗎?」

「九月拿著的是古箏,陸知衍是小提琴,曲木汀手裡的是琵琶吧?方瀛那個是蕭?他們四個拿著的是中西樂器,誒?言姐和司錦臣怎麼什麼都沒拿啊?」

「不對啊,我記得司錦臣是會彈鋼琴的,可能是因為鋼琴太大了,搬不出來吧?」

「不對!你們仔細看她們兩個手裡的是話筒!對啊,她們兩個之前所參演的《將行》不是要上映了嗎?主題曲《白晝將醒》就是他們兩個演唱的!」

幾個人放好了樂器,喻言聲音清冷中帶著溫柔,司錦臣磁性的聲音夾雜著深幽,兩個人的聲音明明沒有什麼共同點,和做起來確實那麼的完美,似乎是,剛好能互補對方的不足。

「我的天!這也太完美了!」

「主題曲前不久剛出來的時候我就想說一句太完美了,現在又更加期待《將行》了!」

路上的行人紛紛都被吸引了過來,眾人都被這完美的歌聲,還有那個人的音樂感動了,大家紛紛稱讚,這樣中西樂器的合併反而恰到好處。

喻言見人越來越多,就直接把演唱的任務扔給司錦臣了,直接發揮了她三寸不爛的巧舌,哄的那些人都過來買樂器,這算是一條音樂街,走在這裡面的行人,或多或少都是來購買樂器的。

而正是因為這一場小型的音樂會,直接把這些行人全部都吸引在了這裡,反正都是要購買樂器,在哪買不是一樣呢?

店內的生意一瞬間就火爆了,喻言忙到了下午,這才漸漸的將那些要買樂器的人送走了,老闆的店裡面空了一大半兒。

老闆本來就喜歡這些人,現在他們幫自己賣掉了這麼多樂器更是歡喜,「謝謝你們,這些樂器本來放這兒也是放著,現在能回到那些懂他們人的手裡,我很欣慰,也很感謝你們為了表達我的感謝,你們剛剛所演奏的那些樂器就送給你們吧。」

喻言也沒和老闆娘客氣,反正導演組只是走一個形式,過後會把這些錢都還給老闆娘的,喻言幾個人沒有貪心,每組拿了一樣樂器就離開了。

導演也是迷茫了,但是畢竟這個是自己提出來的,他們要合作也沒有辦法呀。

「介於你們是因為合作而共同完成了這一項任務,並且你們所挑的這些樂器價格也是不相上下的,那麼這禮物就平均分成三份,每組一份吧。」

喻言小孩子心性,直接就舉手表示贊成,「好耶!」

「不過禮物要到下一期節目才會給大家,現在已經是大家來到這個小村莊的第六天啦,想必大家也和他有了感情吧,明天大家就要啟航回到城市裡面了,下一期的地址我會在前一天通知大家的。」

喻言倒是有一些依依不捨,相處了幾天,特別是在這種共同合作的情況下,大家的關係更加好了,喻言和眾人道別,就回到了家裡。

白梨正好在哪裡等著呢,「嘶……言言,你和陸知衍怎麼一回事兒啊?」

「嗯?沒怎麼呀,就是朋友。」喻言說著心虛了一下,那個男女朋友也算是朋友是吧?

白梨心裡直滴血,要命,本來以為喻言和司錦臣兩個人去參加節目,可能感情會擦出什麼火花,沒想到這兩個人是擦出火花了,可是對象卻不是她們兩個呀。

白梨有些無奈了,「對了,《將行》上映了,反響很好,你記得去轉發一下,算是宣傳了。」

喻言躺在沙發里懶洋洋的,雖然他很喜歡小山村的那種生活環境,可是習慣了城市裡的節奏,偶爾換一換環境是很好的,冷不丁換回來還有一些不適應,「嗯。」

「誒~導演組說了,你和司影帝兩個人共同在綜藝上合唱的一首宣傳曲,非常好,之前你們發布的主題曲,還有些人說你們兩個是假唱,現在節目直接以直播的形式,直接堵住了那些人的嘴,還給我們的節目做了宣傳。」

喻言剛開始倒是沒有想這些,主要是光彈樂器的話,吸引不過來人,而且兩個人也沒有什麼默契,唱別的歌的話容易出錯,自然就想到了它。

喻言在家裡歇了幾天放空大腦,每天吃吃睡睡很有腐敗的政治家那個味了。

而電視劇《將行》,也以一種爆火的形式上映,上映的第三天,點擊率就已經破億了,這已經算得上是一個很可怕的數字了,本來剛開始還有一些人不看好,現在也都閉嘴了。

「不知道你們怎麼想的,反正我真的很喜歡這部電視劇,現在的電視劇除了情呀就是愛呀,還有一些無厘頭的虐點,簡直看了讓人將智商好嗎?腦殼疼。」

「其實這部劇裡面很多人都是有的他們的無可奈何,比如那個本來是一個大小姐,最後卻偏偏做了清館的曲蝶,還有被抄家了,對朝堂失望的辭酒。

本來擁有別人驕傲的,應該令人羨慕的一生,最後什麼都不剩的玉無瑕,那個本來想入朝為官,在看遍朝廷腐敗之後的白水玉,想要改變朝廷,卻被困在局中的皇帝。」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村長語塞,他總不能說,他是怕莫書榮這孩子被帶走後就回不來。

他是想莫書榮能夠有戶人家收養,可不想他被賣掉。

靈汐很認真的看着村長,希望他能給個解釋。

「林公子,是這樣的,書榮這孩子從小就沒出過村,老朽怕他不習慣。」村長緊張的捏着衣角,也不知道這位林公子信不信他的話。

靈汐沒理會村長,看了眼莫書榮,「你不願意跟着我走?」

「願意的,只是…」莫書榮還沒說話,村長就趕緊替他說了。

他既怕靈汐不要莫書榮,又怕靈汐帶走莫書榮去賣掉。

「行吧。」靈汐看出來了,這小老頭不放心她。

看在他是真心為莫書榮的份上,就不跟他計較了。

反正等房子建好后她就會跟莫書榮待在村裏。也不怕他不放心。